870920 Menu

家庭教育漫谈(上)

家庭教育漫谈——一个总原则与九个实施理念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如果按这三项标准,据我的耳闻目睹,如今中国大陆至少八成以上的中小学教师和九成以上的大学教师不合格。加上每况愈下的教育体制、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这么个大前提下,孩子的教育培养与成长进步,特别是校园教育这一项,前景堪忧,殊不乐观。为了补救,社会教育(含第三方培训机构)和家庭教育这两个角色的戏份将会越来越重。但是,正如大陆的人文与自然,其社会环境甚至没有最差,只有更差。除非放任自流,放弃为人父母的义务与责任,否则无从选择,万般无奈之下,本已不堪重负的家庭,不得不再压重担(子女教育的额外部分)。而越来越商业化与“短平快”、“宁要数量,不要质量”为前提的第三方培训,从出现起就是良莠不齐,鱼龙混杂,急功近利、市场化和流俗化氛围太过厚重。将孩子贸贸然送进去,堪比资金投入大陆股市。在最后一根稻草没施加之前,有些想法我打算认真梳理一下。这份梳理也源自我对家里两个孩子长期以来的观察和思考,以及次数不太多的辅导及讨论(这两个孩子是:妻的侄女霖霖及外甥博博)。在此,先向这两个孩子及所有他们的同龄人致以最崇高的谢意和期待——从你们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过去,但是我实在不想让你们生活在我们现在这般的未来。

(一)

二战伤亡2亿人的惨痛代价,换来的不仅只是胜利或失败,冷战或主义,而是使人类终于进化并觉悟到这种层次:1948年12月,联合国大会通过并颁布了一部光辉伟大的《世界人权宣言》。其第二十六条第1款明确定义了教育的目的:“充分发展人的个性并加强对人权和基本自由的尊重”。我认为这里有个隐含的须知,教育不能泯灭人性中美好的一面,不能扼杀人性中天然的创造力与好奇心。具体来说,你可以提供不合格的,甚至劣质的教育,但不能以规范为目的而要求整齐划一,不能将自己的“三观”、理念或立场强加于受教育者。并且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打消受教育者主动提问的积极性。在我对两个孩子及更多人的观察与交流中,他们很少提问,或者说根本没学会提问,即便偶尔发问,程度和层次也太低。这绝对是教育的缺失。对任何人来说,无论儿童、少年、成人,还是老人,没有好奇心和求知欲,是绝对可怕的一件事。因此,家庭教育,首重好奇心的培养,要教会孩子们如何提问。

提问并不难,但它背后代表一个人思考的深度和广度及其兴趣点与求知过程中的不满足感。可以说,没有兴趣,或者没有思考,或者求知过程中动辄自我满足,具有这三项中的任何一项,绝对学不会提问。思考需要引导,兴趣需要发现,不满足需要让受教育者看到更动人或震撼的知识边缘,发展方向,已有成果,甚至需要大胆的联想与幻想,等等。同时,要教会受教育者提问之后首先要通过一切可行渠道和已有的知识积累来自我寻找答案,其次才是直接获取第三方的回答。人类的一切发明创造和惊人发现,全部来源于前者。

孩子的兴趣根本不需要引导或培养,需要做的,抓住两点就够:营造环境,细心发现。在阐释这个观点之前,我想先谈一下当前几乎所有国家教育体制中的一个显著弊端:过于强调学科的独立性、无关性与阶段性,忽略了知识作为文明的最直接体现,它本身就是一体化的,“有头无尾”的。这里,我想用具体事例进一步说明一下。

2016年1月9日下午,我邀请霖霖(初中生)和博博(小学生)这两个孩子到家里来,一起来“赏霜”。他们来之前,我花了一点时间备课,打算用一个下午约4个小时的时间进行辅导与讨论。首先是人文方面的,欣赏大自然,发现并赞叹大自然中美好的一面。用心灵感受,用眼睛和放大镜仔细观察,用相机和镜头记录、创造并再现他们所发现的美——孩子们总是喜欢具体而非抽象的美,特别是大自然的景观美。在此过程中,可以和他们讨论很多方面的基础知识。比如:霜的形成。这牵扯到水的三态,水和冰的凝结、蒸发、升华等等。如果放大镜的倍数足够大,能看到冰晶,还可以向他们解释更多关于水的知识。比如冰晶和雪花为什么大都是异常漂亮的六角形?冰晶是否有粘性?冰晶与冰晶是如何“黏”在一起的?等等。注意,这里不可避免地要讲解数学中的平面几何学、立体几何学和物理中的经典力学与热力学。

在欣赏美好的同时,告诉他们霜的不利一面,比如霜害。事物总是有两面性,这是最基本的唯物论、辩证法的总原则——我上学时,对哲学(政治)最感头痛。但的的确确,数学和哲学是所有学科的金字塔之顶,也是人类智慧所能企及的最高顶点,更是掌握抽象思维进而创造美好的必要条件。因此,对孩子们数学思维与哲学素质的培养,我最为看重。这一点,也是据我所知几乎所有家庭教育的缺失。事物的两面性是普遍存在的,大到国家战争、自然灾害,小到衣食住行、休闲娱乐,无处不在。学会用辩证的思维分析和解决问题,是一项很重要的能力。这是理性的发端。中国人自古以来极少重视逻辑,欠缺理性,我不想让我们的孩子们因此而继续饱受全世界的歧视。

而后是霜害的避免与消除,这在哲学上叫“一定条件下矛盾双方的转化”,矛盾的转化同样无处不在,有时可能需要及其敏感的条件与环境。建造大棚和喷洒药剂都可以避免并解决霜害。所谓霜害,并不害。对农作物的害只是冻(温度)。那么,植物为什么会冻死?冰冻情况下,植物的细胞将发生哪些变化?还有,水变成固体后为什么体积会膨胀?这是地球上最奇特的现象(一般液体变固体后体积都缩小,水例外)。水的膨胀率(10/9,约1.111)如何计算出来的?冰为什么能浮在水面上?等等。

小区里有红叶子的树,为什么起霜后红叶子看起来更鲜艳了?为什么有诗人写到:“西山红叶好,霜重色愈浓”?因为叶绿素因冷冻供给不足,而紫色的花青素则大量沉淀——你看,以上这些,直接就牵扯到哲学、生物学、化学、物理、数学、中文诗词等多个学科。有些知识,是大学才能学习的,但孩子们接受起来,不会有丝毫困难。而掌握了某个学科更高层次的知识,对付一般的基础性常识,一般来说都不在话下、游刃有余。孩子们在嘻嘻哈哈的玩乐中就明白了很多基础性的理论与知识,轻轻松松,毫无压力。这对他们的课堂学习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互补与完善。

如果更进一步,还可以用英语来和他们对话,讲解。这样,只需2、3个小时,整个中学阶段英语教学大纲中所有的语法点、重点词汇、短语等等,可以基本囊括。而他们不会有任何成人二语习得时的焦虑感和压迫感。因为语言本身就是交流工具,而非必须硬着头皮死记硬背、做题、考试之类。

趁热打铁,为了巩固学习效果,回到室内后,我让两个孩子进行限定时间的命题作文。在此之前,大家讨论,让他们选择自己所用的文体(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抒情散文,诗歌等等),学会写作前确定主题,先列提纲(做其他事也是如此,先规划准备,而后再动手,而不是直接就开干)。很快,两个孩子就高高兴兴地完成了任务并进行了自我检查,毫无困难。修改后,让他们大声朗读自己的作品,对中文语法、好的词句、布局谋篇、限时应试与口头表达能力等等进行实战。这一环节,也可以说是针对现代汉语(中文)的辅导与训练。

这些只是过程与手段,最关键的,也是我的根本目的,不是辅导或潜移默化的灌输知识,而是寻找并发现他们的兴趣点。你看,一次赏霜就涉及了这么多学科与专业领域,只要有心,一定会发现孩子在某个领域,或某些方面具有天生的优势与特长,更会发现他们的兴趣所在。有了兴趣,让他们看到该兴趣的发展方向和人类已有的相关成果,就会激发他们主动思考,主动提问,主动求知,对知识和文明的敬畏与向往。更进一步,激发他们的想象力与创造力。这是最难得的。

(二)

1月9日的观霜,最大的遗憾是放大镜倍数不够,而我手里没有显微镜。如有,便可以给孩子们展示一个完全不同的、绚丽到奇幻的世界——物质的微观结构。这将涉及宇宙和万物的本原问题,深度开启他们的思考与想象之旅,是学好诸多学科最快的捷径,没有之一。可以想见,孩子们也许很快就会提出连梶田隆章和Arthur B. McDonald都未必能回答的逆天问题(此二人因发现中微子振荡,推出中微子具有质量,从而获得2015年诺贝尔物理学奖)。

由上可知,营造环境,发现兴趣,启发思考,提出问题。这一系列过程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这也是我在家庭教育方面的第一个理念。

第二个理念的得出,上文已作详述,现在可以揭晓了。简单说就是:现阶段,家庭教育必须以通识教育为主、专科教育为辅。通识教育又称为“博雅教育”(Liberal Education,General Education)。我认为Liberal一词更为贴切,更接近这一教育理念的实质。

在继续讨论更多家庭教育理念之前,请原谅我在此处中间开花,给出所有理念之上的一个总原则:对人文、艺术、审美、情操的重视与教导,这些东西高于一切,不仅位于教育这座宝塔的最顶端,同时也是基石,并作为主体框架贯穿整个塔身。一方面,我们要培养他们严谨理性的科学思维,又快又好地扎实掌握科学和文化知识;另一方面,绝对不能忽视精神内涵与艺术气质的锻造与培养。舍此,一切常识或知识,都将无据可依,脆弱不堪,甚至是非不辨,滑入可疑和可耻的学识深渊。

这个几句话就可以说明白。比如:任何具有初级化学知识和试验能力的人,都可以轻轻松松做出炸弹。这些东西当然有正面作用,但如果滥用,或自以为正确而用于非途,灾难就会发生。不同于权力,对智慧、知识和能力的约束,外在的强制永远是其次的,主要还是依赖于自我。而一个高尚的道德感的养成,或者说对真理的渴求与向往,是不可能建立在理性训练的学科基础之上的。它离不开对美的敬畏、欣赏、追求与创造,而绝不是对美的视而不见,无动于衷,甚至去毁灭美。

我可以武断地下个结论,当前中国大陆环境恶劣,假冒伪劣甚至毒害横行,排除体制、法制和国民固有劣根性等因素,正是由于绝大多数受教育者没有受到足够的、崇高的精神锻造所致。任何情况下,我绝对不希望孩子们长大后投身于造假或制毒的行列——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为虎作伥,麻木不仁,心安理得地做这样或类似这样的事而毫无自觉,更无自省。

教育不能靠施压,但为了这个总原则,我们不得不妥协,或者不惜强制。这一点不应有任何商讨的余地。

(三)

关于通识教育,还有两点额外的想法要提及。一是在大学专业性学习之前,我认为通识教育应该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随时随地,不拘一格。二是独立分科的传统教育模式,教育者轻松省事,受教育者则未必。而这一缺陷,由家庭教育来填补,势必增加额外的家庭负担,特别是对家长自身的人文素养与学科素养的要求甚高。同时,还须学习一点教育学与心理学等必不可少的专业知识。

就第二点来说,家长同样须有清醒的认识。简言之,孩子不是消费品,不是期货,他们是易燃易爆易碎的奢侈品。不是我们的未来要依赖于他们——这是自私狭隘的小农思想,而是他们的现在必须依赖于我们——这是我们的义务,无可推卸。为此,与孩子的通识教育同步进行的,不仅是针对孩子的教育,还必须针对父母(监护人)自身进行教育与提高。那种把孩子完全托付给培训机构,或者委托他人全程代理,本身就是推卸义务、不负责任的表现。我们可以合理、适度地借助于培训机构或第三方教育,在某些方面与家庭教育形成互动和互补,但绝对不能全部依赖于它们。

换句话说,课堂教育,家庭教育,第三方教育,这三者构成一个稳定的三角形关系,我称之为“三元互补”。既互相关联,互为补充,缺一不可,又不能将全部重注压在其中一条或两条边上,更不能彼此割裂、分而治之——这是我在家庭教育方面的第三个理念。

关于成人的自我教育与综合素质的进一步提高,不管是否受职业或家庭教育所迫,还是有意识地不断追求个人素质的加强,由生存、生活,进一步提升到生命的层次,是每个人一生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这方面我同样有一些想法与体会,有时间将另行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