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对医院和医生的一些思考

长久以来,在健康与疾病这两个方面,人们对医院和医生产生了一种近乎执着的科学迷信。凡事过犹不及。既然可能有不及之处,就必须进行更多的思考。

我认为这两者绝不是对健康有益的事物。充其量,它们只能让患者恢复到患病之前的状态。能恢复几成,不好说。身体是否一损俱损,是否牵一发而动全身,更值得怀疑。而患病(或者病发至影响正常生活),完全就是本轮健康期的终结——下一轮健康期能否再次顺利开始,也得两说。而这一点,与医院和医生的关系,并不大。

即便患病后,特别是内源性疾病,被医生和医院里的一众吓人器具、技术手段及各类药物所治愈,以治愈日为原点再次启动下一轮健康之路,也是在此基础上自身天然的免疫系统、自愈系统、精神力量及正确的保健观念在主导(当然,现代医学目前还没有发展到这个程度,哪怕最简单的内源性慢性病,它也完全做不到治标又治本,甚至连病因、病理和药理都充满争议和未定,这一点真是绝妙的讽刺!)。也就是说,健康是且仅是自身的内因与结果。其它只是辅助与过程。而且,这些辅助和过程(比如医院、医生、药物等)绝非时间越长越好、次数越多越好。更不可依赖成瘾,或者偶有不适就下意识地将其作为首选的解决方案——除非在自己的认知与经验体系里,确实没有更好的选择。

更何况,从事医学行业本是治病救人的高尚之举,但是当它陷于不健康、不规范的市场经济,甚至以唯利是图、盈利至上为第一要务的时候,往往就会演变成不折不扣的损人利己——至少会让患者白白损失不应该额外付出的金钱与时间。有时还会受到惊吓并承受巨大的身体痛楚与精神压力。

退一万步,就算抛开商业利益的因素,无论在健康期,还是两段健康期之间的诊疗期,将自己的健康完全依赖于医院、医生、药物和手术等等绝不是正确的观念。在不正确的观念下盲目采取的任何手段与行为,是兵行险着,是盲人瞎马夜半临渊。至少值得怀疑与论证。一些不必要的代价是否值得付出,是否有潜在或遗留的麻烦,也必须要审慎地三思。否则,极易得不偿失,更对长远健康百害而无一利。

所有健康长寿之人,绝少和医生或医院打交道。而经常和医生或医院打交道者,极少健康长寿之人。这一点与医生及医院的水平、资历、档次等等毫无关系。

人们常说,绝不向命运低头。但是,有了一点不适就放弃所有的尊严与体面,唯唯诺诺、心甘情愿地任凭医生和器具来摆布,是否有点自我掌嘴呢?把自己比喻成战士,把并非紧要的病症比喻为敌人,毫无努力,冲锋都没有就临阵退缩,让别人去退敌,这是否是军人的另一种耻辱?

现代医学对付大多数外源性疾病,确实比茹毛饮血的蒙昧时代有了质的突破与发展,苍生之幸。但不能因为这一点就绝对肯定并信赖它在其他方面的一切表现。更别提单纯依赖现代医学完全无能为力、总体诊疗原则和治疗大方向就未必正确的各类内源性慢性病。说来说去,患病和治疗都是自身的内因在主导,而且治疗必须要靠此来主导,而不是相反。比如:常年坚持天然、合理、正确、轻松并切实适合自己的饮食结构、生活方式与运动习惯的人,自身的健壮性、免疫力、抗病和自愈功能一定非常强悍。

换个角度,医院和医生类似亡羊补牢,但是,就算牢补得再坚固,羊已丢失这个事实无法抹煞。这种遗憾,很难通过技术手段来弥补,甚至生理和心理等多方面的创伤久久难以愈合——包括病人亲属。要解决这些连带问题,依然只能靠自身——还是内因,更是基础。

影响健康,或者说关于保健,牵扯到太多因素和方面。所谓内因,只是笼统说法。除了上面提到的,在诸多因素和方面中,选择一些最关键、最核心、心理上最易接受、行动上最易坚持、各类成本最低的环节下手,是事半功倍的理智之举。比如全营养的饮食结构和正确的饮食方式、适度而愉悦的运动、简单的物质追求、淡泊的名利向往、豁达的心胸气度、本能的与人为善、与庸俗、丑恶、无知与愚昧保持距离,等等。尽管如此,任何颠覆自身固有观念的长期行为和长期坚持,如果没有扎实的学识功底、高度的悟性和理性的思辨能力,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何更好地面对并接受这个挑战,同样值得更多思考与总结。

疾病是健康的对立面,更是统一体。单纯将健康看的至高无上,将疾病看的有害无益,都是片面的。但是,这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大超然,不是每个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做到的。所有这一切的前提,都必须基于综合、长远的考量或决策,都必须对健康与疾病这两者始终保持足够的冷静与真正的坦诚。

SwingCoder 2016.02.24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