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抗生素,病菌耐药性和全均素

昨日外出散心,遇到某友输液回来。闲聊。今年入冬以来,其全家人均感冒和患其它感染性疾病1.5次,全年的人均统计数据超过2。每年,全家因感冒等小病“消耗”各类人工抗生素(输液为例),人均超过10瓶(袋)。

一叶知秋。一个事实是:中国(包括欧美等发达国家),人工合成的医用抗生素滥用的情况非常严重。

另一个事实是:抗生素的滥用助长了耐药细菌的蔓延。换句话说,人类文明进入信息时代以来,对人类健康有害无益的病菌和有益无害的细菌在人类不断滥用抗生素的前提下,其耐药性的进化速度显著加快。虽然病菌的耐药性和致病性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病菌耐药性的增加也不意味着致病性的增强,但人类感染有害病菌后的治愈率、治愈速度、用药量等方面将持续受到不良影响,甚至每况愈下、恶性循环、愈演愈烈。这些同样也是不争的事实。

人类滥用医用抗生素,不仅仅针对人类自身。2013年的统计数据显示,该年度我国抗生素使用总量的一半以上用在了家禽、家畜等养殖动物身上。这些养殖动物中的绝大部分最后成为国人餐桌上的日常必需品。无论治病,还是食用,人类和养殖动物所摄入的抗生素,绝大部分以原形排出体外(耗时不等,有残留)。排出的部分,进入空气(雾霾)、水体和土壤中,一部分将影响到农产品中的食用或药用植物。循环往复,再次进入动物和人体内。这么一个模式的结果是:不仅病菌长期暴露于各类抗生素的环境下,增强其耐药性,人和动物本身也将增强耐药性。

病菌(包括病毒)是微生物,抗生素的实质也是微生物,或者说大多源自微生物。以青霉素为例,很多人经常说埃内斯特.迪谢纳,或亚历山大.弗莱明“发明”了此物,此说法是不正确的。他们只是先后发现,而不是发明(青霉素的真身是来自于土壤中的一种青霉真菌)。自然界中,微生物之间的斗争永不停歇,互为攻防。抗生素与病菌的耐药基因都遵循进化论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下的选择压力和最优选择来不断演化(或说进化),其本身无所谓好坏优劣,属于生命本身天赐的“技能”之一。只要有抗生素的选择压力,就有自然优选出的、对应的耐药基因。这种斗争是一种显而易见的自然现象,并非抽象或形而上的唯物主义哲学思辨。

对人类健康而言,对付病菌的最有效、最靠谱的东西并不是各类医用抗生素,而是人体自身的抵抗力、免疫力,以及不可忽视的、人体内部“寄生”的微生物群(原生或后天强制摄入的,可用于微生物之间的“制衡”,原理见上),还有7万余种药用植物中的无数已经发现或有待发现的“抗菌、杀菌成分(营养素)”,这7万余种药用植物中,相当一大批都是食疗一体的,完全可以作为日常主食或副食来食用(有些需浅加工或选择其中某些所需的部分)。这些,才是人类健康的终极守护神,是人类与各类疾病和病菌斗争的最有力武器。

滥用人工抗生素,另一个极其恶劣的影响是:大范围、程度较深地破坏了人体自身天然或后天培养出的微生物平衡系统。原本依赖自身的微生物群就可以解决的小感染、小病症,将不得不依赖外部的人工化学制剂(药物、抗生素等)或其他野蛮错误的治疗手段(比如器具、手术等)。这将留下无穷后患,最终个体和全体人类都跟着倒霉。

目前,很多人已经切实了解到:长期食用肉奶蛋、多油多盐和深度加工、合成的食品(包括最常见的发酵后的馒头等)是诱病、致病、患病后加重病情、影响治疗、延长治愈时间的罪魁祸首(没有之二。遗传、运动、睡眠和心理因素远远排在后面。此处不讨论医学误诊和错误治疗)。这些疾病,不仅仅包括外源性感染病,还包括使人体组织器官正常功能受损或紊乱的各类内源性疾病,比如三大慢性病等等。

但是,很少有人认识到,肉奶蛋等不良食材还是影响并破坏人体抵抗力、免疫力、微生物群平衡的最冷酷杀手。没有之一。

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长期食用植物性食材,特别是全食物、种类繁多、营养素和“防治病素”均衡的蔬果谷豆坚薯(包括部分常见的干货、干果、食疗一体的药用植物),不但能够增强人体的抵抗力、免疫力,还能将自身的微生物群系自然维持在最佳状态。这一点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目前已有很多研究人员正在勤奋工作,不断揭示其背后的生化机理与内在联系,更多研究成果也将不断面世。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SwingCoder 2016.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