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关于糖尿病的一些个人看法

在某论坛讨论饮食、健康、营养与疾病等话题。有网友发帖详述了其母亲的病情及通过全营养素食大为受益的事情。采取正确、合理的饮食之前,该网友及其亲属曾极度悲观,病人至少罹患以下多种疾病:

1 尿毒症:腹膜透析三年,一直平稳,每5天注射一支升血针,服降磷药、补钙药。

2 心脏病:四年前心包积液、心肥大、心无力,三年前大面积心肌梗死,病情较稳定,服扩冠药、降脂药、抗凝药。

3 高血压:三十年病史,血压剧烈波动,高压高至180、低压低至40,服两种降压药。

4 糖尿病:三十年病史,血糖上升至14-16,长效胰岛素早24、晚22个单位,加服降糖药。

5 下肢动脉闭塞:两年病史,病情日趋严重,行走困难,口服药已不能缓解疼痛,打滴流的周期缩短,亦不能缓解。

6 糖尿病合并症周身瘙痒:两年病史,服营养神经药、维生素B12、不定期打滴流,时轻时重,夜晚更甚。

7 腿抽筋:两年病史,病因不明,未用药,一夜数次发作,苦不堪言。

8 腰肌劳损:未用药,站立10分钟,剧痛。

9 失眠:服两片安眠药,每晚睡眠2-3小时。

10 便秘:严重,服药。

严格执行全营养素食3周后,病情如下:

1 尿毒症:10天以来,透析出水量显著增加,停降磷药。

2 心脏病:如常。

3 高血压:服一片药,高压多日稳定在140,低压稳步回升至60。

4 糖尿病:停口服药,胰岛素减8个单位,主食增加,尚敢吃少量水果、干果。血糖平稳降至9左右。

5 下肢动脉闭塞:改变饮食一周左右,疼痛消失,行如常人,停药。

6 糖尿病合并症周身瘙痒:改变饮食一周左右,症状消失,停药。

7 腿抽筋:改变饮食9天左右,症状消失。

8 腰肌劳损:改变饮食一周左右,疼痛消失。

9 失眠:服药后睡眠正常。

10 便秘:改变饮食后,1-2天排便一次,停药

3个月后:

1 尿毒症:腹膜透析正常。

2 心脏病:心率正常、无不适感,抗凝药、扩冠药、降脂药已陆续停服近一个月。

3 高血压:血压135-140/60,已停药10天。

4 糖尿病:胰岛素早16、晚14个单位,每日注射量已由46减至30个单位。

5 失眠:服一片药,睡眠正常。

6 其他:无复发。

补充:上次病情介绍时,漏了一个重要指标:心率。改变饮食前心率100+,三周后90+,现已平稳降至70+。

目前:

现在,血压又有些升高,但仅一片药即可控制,问题不大,过些日子,估计能降下来。有一事不明,请教先生及各位网友,就是血糖。除了最初快速下降,再就下降不明显,现在,已有4个多月吧,停止不动了,还是上面帖子里的状况。血压可以逆转,我自己已证明了,可是,糖尿病可以逆转吗?之前我一直确信,现在,有些犹豫了。

以下是我的回复:

令堂大人疾病自愈和身体康复状况令人振奋!铁的事实证明,仅仅通过正确、合理的饮食,不但可以保证健康、防患于未然,更可修复已损伤的机体功能,治愈几乎所有的内源性慢性病。另一方面,百善孝为先。通过你的详细记录可看出你是非常有心的孝子,这就是爱。爱是治愈一切病患与不适的最强大武器,没有之一。这值得我和所有人敬佩并学习。

你的治疗大方向无误,继续下去,令堂大人的身体恢复正常指日可待,不用怀疑。糖尿病不是病,是慢性代谢方面的“症”,或说“征”。楼上的“白云黄河”朋友说的对,他的看法和建议我基本赞同。细节方面,可以有更多摸索和尝试。单就目前你最关心的降低或稳定血糖指标来说,非常简单的一件事。不必担忧。但是,这个并不是重点。在尚未掌握更多情况的前提下,我冒昧谈一点个人想法,欢迎批评指正!

从现代西方医学的角度来看,2型糖尿病有很多类型。总的来说,根源不外这三点:

1. 胰岛B细胞已受损,功能不正常(多种原因。细胞长期营养不良,长期受“毒物”或“毒营养素”攻击干扰为两大主要因素。说白了就是饮食结构不合理,肉奶蛋油盐就是罪魁祸首。注意:我这里说的毒物,就包括药物,甚至是某些治疗糖尿病的药物);

2. 体内各组织、器官的细胞已受损,对体内已分泌的胰岛素不再敏感(原因同上,同样包括各类药物。这种不敏感,进一步加剧体细胞的营养不良。另加一条:缺乏科学、合理、适当的运动与机体恢复);

3. 细胞这个层面基本没问题,但是胰岛分泌量不足(原因基本同上,另有其他一些原因亦可导致,比如情绪、心理压力、生活和工作环境、其他病患等等)。

病史较长,可能以上3种情况兼具。

血糖高和血压高类似,并没什么大不了的(本身,健康人一天之中也是高高低低),是身体的警告。我认为这是善意、良性的警告,不能将其作为有害的“病”来对待。但是,长期的血糖指标偏高会导致其他较严重的一系列疾病(并发症),这一点已经在令堂大人身上有所体现。所以,一旦出现糖尿病的症状,治疗大方向不能首选降糖,而是全面性的防治(防在前),警惕并发症的出现,同时解决上述两种细胞层面的功能性问题。换句话说,令堂大人其他一些病症极有可能就是“拜糖尿病所赐”,目前外部战场已取得了很大胜利,总BOSS根深蒂固,负隅顽抗时间较长也实属正常。

情绪和心理方面,我认为不属于“治疗”这个范畴,要另说。

西医治疗糖尿病,目前有六大类常见药物(磺脲类、双胍类降糖、格列奈类促泌、噻咗烷二酮类增敏、阿尔法糖苷酶抑制、人工胰岛素)。民主先生曾总结为四大类,也不错(其中两类的治疗性质可以合并对待)。几乎所有的医院和医生都明白这六大类完全是标本兼不治,不治不行、越治越糟。一个业内共识是“三驾马车”治疗策略:“饮食、运动、药物”。后改为“五马齐驱”:“教育、饮食、监测、运动、药物”。

“教育”这一项就包括:彻底改变并纠正错误的饮食观念,错误的饮食结构、食材选择、饮食方式,科学的运动观念、血糖高不可怕,严重的是各类并发症,不能单纯降糖并以血糖指标来衡量治疗结果……等等。

饮食方面,其实很简单,就是我们最近谈论的全营养均衡素食。几大类别,品类尽可能繁多地吃,这就足够了。无需节食,亦无需刻意减少淀粉类(糖)食物的摄入量。

运动方面,暂略。以后如有机会,我可能会谈谈一些个人想法,肯定会有争议。届时再说吧。

还有一点我认为很重要:充足、良好的睡眠。这个和饮食的关系并不大,和运动的关系更不大。无论如何,睡眠就是睡眠,让机体休养生息,进入全天候工作中的“怠速运行期”,或者进行自我修复。绝对不能是“补偿性睡眠”或出于身体疲惫、外部因素所导致的“强制性睡眠”。睡眠这个话题非常大,人类对其所知更少,本次讨论暂略。

中医将糖尿病解释为消渴症,有一套理论。临床治疗方面,使用一些药性较强的植物,见效慢,往往治疗失败。也就是说,治疗的步伐赶不上并发症进展的速度。

中医这一块,我个人将其归于饮食之列(中医在临床方面本来就讲究“食药同理”)。我对食物的类别划分与所有人都不同。普通的“蔬果谷、豆坚薯”是日常“主食”,每一类别虽份量不同、品类多寡,但地位一律相等,少了谁都不行。“副食”就是药性较小、有一定调理功能的植物(泡水饮用、搓洗、浸泡等、或打到果浆、熬到粥里、拌到菜里食用)。“副食”可有可无,或根据季节、干湿、冷暖、身体状况、心血来潮等偶尔为之。而“零食”,说白了就是中医药材,但我认为应该用之极慎。毕竟普通人对中医及中药材的药理、药效、药动力学等等知之不多。可能不光我们如此,整个中医界估计情况也好不到哪去。传说中的高人绝对有,但是大多数人可能一生都无缘遇到。

在此说点题外话。最遗憾的是,有些人即便遇到了高人,也不知珍惜,十足可惜、可叹!比如:前段时间,我的一位亲人罹患十二指肠息肉,诸多亲属在未经慎重讨论和仔细研究之前仓促决定将其送到医院,采用现代西方医学的手术方式进行割肉式“治疗”。得知此消息,我非常不解与愤怒,极力建议他们去找一位我所知道、获益良多并对我启发巨大的中医高人。这个建议被采纳了。遗憾的是,陪去的所有亲友,无一人珍惜这种宝贵的机会,他们大概把高人当成了普通的庸医……别说事后逐字逐句地认真研究分析高人的所有话语(包括话外之音),连最基本的文字和声音记录都没有做,更没有深入的交流、请教与讨论。每想到此事,我就气得浑身发抖……人,绝对不能生于混沌、活于愚昧、死于无知。在对待健康与生命的最基本态度上,绝对不能含糊,或者认识不清。

藏医将糖尿病对应为“京尼萨库”病。藏医典籍中对此论述较多,直接指出就是饮食、起居所导致的。我认为藏医在糖尿病的诊治、查因等方面比中医更加严谨、科学。藏医对糖尿病的治疗手段也有五点:饮食、起居、行为、药疗和外治(艾灸)。我对藏医药疗的看法可参见上一段我对中医的归类与做法。

我注意了一下你目前的食材选用。认为有些地方可以进一步商榷。比如:ω-3(欧米伽3,亦即N-3)脂肪酸;水溶性膳食纤维;富含果糖但较少葡萄糖的水果;非精制的谷类(糖类)、蛋白质(比如豆类)等等营养素的摄入量及其比例。另外,我个人建议多餐、分餐,逐步减少直至不吃食盐,彻底杜绝食用油、咸菜和各类酱料、调料。如果心理上确实有负担,不放心,就将淀粉(碳水化合物、糖)的正常摄入比例由64改为55,或者更低(一段时间后酌情恢复到正常比例。这个也跟个体、运动、日常活动量等有关,不能孤立分析和决策),彻底杜绝肉奶蛋……等等。

特别是膳食纤维的摄入,WHO等组织和机构推荐糖尿病患者每日至少40g,我个人认为多些无妨,特别是水溶性的。膳食纤维对改善并彻底治愈令堂大人的便秘也有很大益处。但是,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依个体差异,过多摄入纤维会干扰蛋白质及微营养素的吸收,增加肠道产气或轻微胃肠不适,对一些药物也会有干扰。

单纯降糖,即便是正常饮食,办法也很多。最简单的,不要喝水。除了正常进食,多进食水果、蔬菜之外,如令堂大人牙齿尚健,口渴时不妨大吃梨子和胡萝卜,或者清脆多汁的苹果、白萝卜。吃到不渴为止。短期即见效,无毒副作用(老年人消化能力和胃肠适应性差一些,可逐步实施)。果糖虽甜,但其代谢无需胰岛素参与,多吃为宜,无妨。有些水果,比如葡萄、香蕉之类,同时含有果糖和葡萄糖,而且葡萄糖含量不低,目前可少吃。血糖指标降下来并稳定后再吃无妨。水果很多,永远不吃某几种,多吃另外的种类,关系不大。

目前,大陆有1亿人左右罹患糖尿病,1.5亿人处于糖尿病前期(2010年数据。杨文英教授,《新英格兰医学杂志》2010年3月,《中国人的糖尿病患病率》)。这个数字非常惊人。我的一些亲友也在此列。就我个人的体会来看,这件事实属“知易行难”。特别是一些老年人,要转变他们的饮食观念,难度非常之大。他们往往把正确的、正常的饮食当成“食疗”,对全营养均衡素食的认识不清,更不够重视,并且一旦情况好转,马上松懈,甚至开始吃肉奶蛋油盐、不再科学合理的运动,等等……这些,非常令人沮丧,更容易得罪其他亲属。

父母患病,对子女的考验更大,不仅仅是心理、治疗建议和决策等方面的。能够认识到全营养素食不但可以保证健康、防病,更可以修复已损伤的机体、恢复其正常功能等,难能可贵,更是睿智的体现。特别是定期开导、监督,甚至要推掉一切事务,每日亲自选材做饭、陪老人一起就餐并劝食等等。但是,我相信这些对你来说完全不是问题。能定期记录并用心观察父母病情的人,并且面对父母的患病,能够冷静下来思考、决策,采取正确的针对性措施,而不是二话不说,直接将父母拉到医院里吃药、开刀之类。这样的人,绝对无需怀疑其忠孝之心。这样的朋友,有一个算一个,我交了。而后者,我绝对是见一个鄙视一个,从灵魂深处,最严厉的鄙视。

啰嗦半天,以上话语不入眼处务请谅解,所有文字全部为朋友闲聊性质的交流研讨,不具建议性质,也不够严谨、全面。仅供批评。并祝令堂大人早日摆脱疾病的困扰,贵体安康!


补充:现代西方医学治疗糖尿病的常见六大类药物及其治疗原理。

1. 磺脲类促泌:刺激胰岛B细胞,使之大负荷运转,多分泌胰岛素。这个治疗原理民主先生曾总结为“跑死病马”,部分正确(如果胰岛B细胞功能已受损)。用“鞭打快牛”来形容似乎更确切:)

2. 格列奈类促泌:原理基本同1。不同处,这种刺激基于模仿(餐后生理性胰岛素的分泌状态)。

3. 双胍类增敏:增加体细胞对胰岛素的敏感性,将血糖尽可能多地输送到体细胞中。原理同上,只不过,此处的“病马”和“快牛”指的是体细胞。

4. 噻唑烷二酮类增敏:原理同上,增敏作用更强。病马会跑得更快,快牛被抽得更狠。

5. 阿尔法糖苷酶抑制:这个最离谱,对消化道中吃下去并分解的葡萄糖下手,一句话,它让你吃了也是白吃。可以说,这是绝食疗法,荒唐至极!

6. 人工胰岛素。这个根本就不是治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