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摘录】对“爱斯基摩等肉食为主的族群长寿”的驳斥

作者:民主还远吗

有网友从网上搜索一篇深海鱼油高额暴利行业炮制的一篇软文来说是非,该软文充满了谎言。

1、该软文谎称爱斯基摩人长寿,但事实恰恰相反,爱斯基摩人是世界上寿命最短的民族之一,二战之前人均寿命只有27岁。这个民族与其他的食肉民族一样,是营养研究上的短寿对照的代表,罗宾斯在《新世纪饮食》中将爱斯基摩人列为第一短寿代表,其次拉布蓝岛人(Laplanders)、、格林兰岛人(他们也是爱斯基摩人)、克基族人(Russian Kurgi tribes)。爱斯基摩的短寿并不是恶劣气候造成的,因为同样生活在寒冷恶劣气候下的尤克坦印第安人(Yucatan Indians),东印度托达人(East Indian Todas)由于素食,则是长寿的代表。

爱斯基摩人改变原来的饮食后,寿命有所提高,2001年《加拿大统计》刊登政府部门的一份报告称,从1991年到2001年的十年间,爱斯基摩人的平均寿命从64岁增加到67岁。数据显示,加拿大的爱斯基摩人寿命比整个加拿大的平均寿命短12到15年。他们的平均寿命在加拿大的3个土著群体中是最低的一个。

2、所谓爱斯基摩人长年累月吃肉,没有一丁点蔬菜和水果,并不属实。夏季的时候他们有吃植物性食物。美国生物医学进化学家威廉斯在《我们为什么生病》中说到,格陵兰岛爱斯基摩人冬季的时候由于缺乏维生素C曾大量死亡,后来他们在雪地里挖当归根吃,治疗坏血病的死亡,后来得知柑橘含维生素C,他们用动物皮毛换取柑橘水果。

3.爱斯基摩人由于反自然饮食,长年吃肉,使得这个民族与所有食肉民族一样短寿、性能力低下,人丁不旺。这个渊源流长的古老的民族,没有战祸,没有屠杀,气候寒冷少有病菌,天然生食,没有吃油,这样的天然饮食本应是世界上最长寿的群体,本应人口兴旺,覆盖遍地,然而他们的错误饮食使他们至今人口不足13万,最大的部落在格林兰岛约有4万。反自然饮食使他们智商最低,没有诗人,没有作家,更不要说哲学家。

4、用1906年一个探险家与爱斯基摩人生活11年没有患心脏病,来证明吃肉不会患心脏病是非常可笑的。1906年那个时候,人类医学对心脑血管根本没有研究,也没有血脂、心电图、血管粥样硬化,影像技术等等整套医学检测技术,又如何确定这个探险者没患心脏病?1950年代朝鲜战争,年轻的美国士兵体检时没有一人被确定为心脏病,然而他们战死之后,解剖尸检的时候,发现87%的士兵心脏的冠状动脉已经出现堵塞。

5、该软文称:“70岁的爱斯基摩老人的心脏都要比一个20多岁日本年轻人健康”,这种谎言与亩产13万斤稻谷的谎言,有一比。

6、在寒冷的气候下病菌不易生存,爱斯基摩人的过早死亡不是死于病菌,而是主要死于癌症、心脑血管病。美国、加拿大是高癌症区域,然而爱斯基摩人患癌症的比例更高,只不过他们没有进入医院治疗,他们大多数是自生自灭。根据曾经前往北极圈做巡回医疗的医生在电视上报告,爱斯基摩人患肠癌的比例,比外面的白人高了十倍,差不多每一个爱期基摩病人都是肠癌患者。他们愚昧,固执,不积极接受文明社会的膳食及医药。

6、1970至1980年代,医学已经确认肉食导致心脑血管病,人们自然联想到爱斯基摩吃肉更多,应该患心脑血管病更严重,而事实并非如此。与吃等量肉食的其他民族比,他们确实患心脑血管病的比列低多了。但这绝对不是凭空而来,绝对没有违反自然规律的例外,这中间是有科学道理的。

如前文所述,肉食脂肪变成高毒性的油脂,不需要高压,只需要高温。其他民族吃肉食都是熟吃,烹调中不少脂肪已变成油脂,一部分油脂从肉块中溢出,一部分油脂藏在肉块内,吃下这些含油脂的肉食,等于吃下高毒性食物,而爱斯基摩人吃的是生肉,几乎没有油脂,远离了油脂的毒害,自然没有那么容易快速患心脑血管病。美国有一个叫做弗兰西斯波杰的生物学家,用10年时间,前前后后反复实验,共养过900多只猫,分两个组对照,吃一样的鱼肉,A组生吃,B组熟吃,熟食组的猫患癌症、心脑血管疾病、高血压、糖尿病、关节炎、肥胖等等几乎与人类一模一样。对于熟吃组的猫来说,吃鱼肉并没有反自然饮食,但是熟肉中的油脂让它们生病、过早死亡。

人类生吃蔬菜与熟吃蔬菜,并无大的区别,而生吃肉食与熟吃肉食却有巨大区别,关键原因是植物性食物在烹煮中脂肪不会变成油脂,而肉食的部分脂肪会变为油脂。

7、韩庄舞剑,意在沛公。该软文的目的意在精心培育消费者,让人们对深海鱼油这种暴利商品需求成型,以满足他们那一小撮人的利润渴望。什么爱斯基摩人长寿,什么美国某教授研究,什么DHA、EPA,什么海豹油DPA,全是暴利企业的幕后操作,全是金钱投入结出的谎言之果。这样的把戏多了。鸡蛋、牛奶业都炮制过类似的研究,例如禽蛋业有6个科研报告证明鸡蛋有益健康,鸡蛋胆固醇有益无害。深海鱼油不是大众食物,这种伪科学研究没有人去花费精力和金钱去做实验揭露。类似的东西多了去了,例如:蛋白质粉、氨基酸营养口服液、脑白金、羊胎素、黄体酮,蒙牛生长因子奶,对一个健康人来说,哪样不是谋财害命的东西,又有谁去死磕?

什么DHA、EPA,什么海豹油DPA,这些东西不过是普通的动物脂肪酸,每一个人只要不缺少植物营养食物(植物脂肪),每一个人的生理功能都能大量制造这种动物脂肪酸,人体所怕的是缺少制造这种脂肪酸的原材料——植物ω-脂肪酸。再说有必要吹嘘脂肪酸吗,脂肪酸与蛋白质不过基本多于牛毛的基本材料,并不是稀少的黄金宝贝,有什么可吹,一个最贫苦农民的老婆,可以接连生10多个孩子,每一个孩子的大脑和神经都是用DHA、EPA、DPA制造的,除了吃肉者,谁会缺少DHA、EPA、DPA?


以下是陈坪先生的回复:

说爱斯基摩人因其饮食以肉类和脂肪类为主而健康长寿是没有根据的。“民主”兄提供的资料令人信服。我在网上也查了查,现也转一份资料供感兴趣的网友自行判断(此前不是有人跟帖认为蒙古人因食肉而体格强壮么?但蒙古人的饮食却无助于健康长寿;客观地说,是看起来挺壮——特别是年轻时。这里有一个肉食为主的饮食会促使人过度发育、也势必将带来早衰、早亡的大规律在。此规律是任何人种都不能逾越的):

官方统计数据显示,加拿大因纽特人的寿命比整个加拿大的平均寿命短12到15年,和危地马拉及蒙古人的平均寿命相当。

加拿大统计局称,1999年至2001年间,因纽特人的寿命在64至67岁,并似乎已经“停滞”,比加拿大平均寿命79.5岁低很多。

因纽特人的预期寿命在加拿大三种土著居民中是最短的。另外两个土著居民是印第安人和混血人。他们的人口总计120万,占加拿大3200万人口的3.8%。

这些数据和世界卫生组织统计的危地马拉及蒙古人的数据相似,那里人们的寿命是68至6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