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摘录】关于人类食肉与进化的一些讨论

有网友发言:进化论认为,人类学会用火并吃肉,大脑才得到充分发育,才进化成现代人的。如果人类不吃肉的话,现在仍生活在树上,与类人猿没有区别。只吃素,人类能进化吗?日本曾发动“一天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的运动”,结果就是平均身高反而高于同龄的中国人。这又作怎么解释?

我的观点是,人类应以素食为主,肉食为辅,这样营养才均衡。而不是绝对地排斥肉食、牛奶。

陈坪先生的两则回复:

吃肉是否在人类进化史上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多看看新近的观点是有益的。真理性的认识并不是在半个多世纪前就完结了的。

既然提到了“进化论认为”如何如何,那么也应该知道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事实:进化论的创始人达尔文恰恰是一个素食者。开个玩笑说吧:也许正是因为他不吃肉,尽管没有“仍生活在树上”,却会误把人类的出身追溯到类人猿那里。

在这里我介绍一篇论文(肯定有不少人是读不下去的,他们只愿意重复自孩童时代起就被反复灌输的所谓“定论”):
《食物与进化的关系——素食是人类未来进化的必由之路》http://www.chinavegan.com/2010/welcome_to_china_vegan@20100501115531.htm

注:此论文前附有“编者按”,内容如下。

有时候,一些在科学界尚未形成定论的推论会在公众中被当作真理流传。“肉食在人类进化史上具有重要意义”这一论断就是其中一例。本论文对此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并告诉大家这其实只是一个似是而非的推断,没有严谨的科学依据。本文(即《食物与进化的关系》)作者侯亚梅是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曾在美国《科学》杂志以封面规格发表文章驳斥了一个长期存在的假设──东亚的直立人比非洲直立人缺少智慧和适应能力,并引起国际轰动,促使考古研究不得不对亚洲人类文明起源进行重新评估,2004年她曾获得国家“首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称号。另一位合作者胡宏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研究员。


人类的进化与吃不吃肉没有什么关系。说吃肉促进了人的大脑发育纯粹是主观猜测,找不到根据的。狼虫虎豹顿顿吃肉,还是没有进化成超出它们“种”的规定性的东西。

美国的迭戈·亚什休教授在2000年第1期《人类学》上发表的《论基因与进化》一文中指出:从考古的发现、生物基因遗传和地球生物演化中可以发现,生命的起源和发展,无不遵循着“种的原则”。即是说,“瓜就是瓜,豆就是豆”,不管生物如何演变,瓜不可能变成豆。进一步说,种种迹象表明人类是不可能从猿猴进化而来的。人类从一开始就是“人类”,不可能是其他动物。类人猿再与人类接近也只能是猿,不可能是人类的“祖先”(就是说远古的类人猿即使吃再多的肉,也变不成人)。这就是“种”的原则说(见《南方周末》2000年3月17日第9版的报道)。

民主兄说到那个网友的“语言语气”,我也感觉到了。读侯亚梅的文章,把其它相关的阐述都剥离,只断章取义地收获了“杂食动物黑猩猩比纯素食动物大猩猩要聪明”这一点。有些人,只愿意抓住能迎合他们原有观点的只言片语来肯定自己。与这种“思维方式”的人“讨论”问题,是说不明道理的,所以也就不再想接话茬子谈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