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大饥荒、饮食、转基因等方面的交流讨论

在某论坛发帖,言及:清明回乡,听族中长辈说起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到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1958年年初,全村人口1800多人。仅仅截止到1960年下半年,千人不到。至少700余人,直接死于饥饿。多户人家,男女老幼,祖孙四代全部饿毙,无一幸存……

关于那几年,还有一些众说纷纭、无法定论的数字及事件。但是有一点无人置疑:那几年风调雨顺,虫害轻微,亦无任何自然灾难。


有网友回复:阎连科的《日光流年》、《四书》都对大饥荒有详细的描写,没有更悲惨的,只有想象不到的悲惨!

我的回复:

是啊,那种悲惨,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确实无法深刻理解。这可能是人类史上和饮食直接相关的最悲惨事件之一。迄今还不足一个甲子。在莫言的小说《丰乳肥臀》中也有很震撼的描写(这部分内容与其说虚构,不如说写实)。

对比当下,这种巨大的反差和堪用“疯狂”来形容的、饮食方面的“补偿性反弹”有太多东西值得思考,已不仅仅是国民劣根性、体制与政治所能解释的。同样,目前这种全民性的不健康的饮食“反弹”已经并正在持续造成更大的人类灾难。


有网友提起转基因一事,说道:听说现在很多黄瓜、西红柿等都施用植物生长调节剂,这种激素与避孕药成分相似,你关注一下。

另一位网友则说道:我们为了营养充足,要多吃各种品种的果蔬,但又怕什么激素、催熟之类的。不是自己种植,又不会鉴别。哎,所以说,投胎是个技术活啊!

我的回复:

也没那么恐怖:)我上次说了一点关于人体自己可以合成胆固醇,而没必要靠吃肉食来补充的事。就最后生成这么一个(些)胆固醇,其生化反应步骤就不下30个,每一个都有清晰直观的反应方程式——这还只是人类目前探知并明确的。

我的意思是:养分,或者说营养素(注意:不是后期的喷洒剂之类),进入生物体内后,其复杂程度、生物体(生命)本身的智能与顽强是相当相当复杂的,有些东西,别说弄得太明白,可能连该领域大概的科学边界都不知在哪里。无论动物,还是植物。就比如植物,仅仅一个光合作用,很多东西人类至今都没有倒腾清楚……在大的问题没搞清方向,细节问题没弄清楚之前,任何论断或建议都是可疑的。至少不能盲从。

比如农作物转基因,挺的、反的、无动于衷的、听天由命的、跟风瞎嚷嚷的、出于某种利益或目的瞎掺和的、不论对错谁不服就灭谁的……太多太多了。怎么说呢?从大的历史观来看,科学与政治有时联系很紧密,勾勾搭搭,亲亲热热,而有时又那么矛盾和对立,甚至你死我活……有时科学胜了而政治败了;有时反之;更有时二者皆输或赢。还有科学和科学之间的、政治与政治之间的……呵呵,有些东西想多了,人就会疯掉。

换个角度,如果矛盾双方持续“进化与升级”,最后皆大欢喜、互进互补也不无可能,比如……(算了,不举例了,绝对有争议)。但是,这肯定需要时间,更需要科学与政治的互相妥协与包容。没有广泛的民意基础、普遍的认知水准和大无畏的先驱,这事基本没戏。更何况,这里还夹杂了太多经济、商业利益等方面的因素。按某些领域内激进派的观点,任何一方任何方面的利益受损,最后受损的都是全体。

最安全的策略未必是最保守的,反之也成立。不过,保守一些也没什么不合适,这也符合大部分人的国民性格和直觉认知。实在拿不准,按大部分全营养均衡素食者的观点来看,天然、自然理应是首选。我个人对这个说法并不完全认同,但在没有更多信息来源、思考和结论之前,也不得不暂时先这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