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关于食用油的另一些讨论

我写的《对地沟油和尸油的一点看法》在某论坛发布后,有网友参与讨论。下面是我的一则回复:

@蜗牛_b5 朋友:完全明白。所以我帮你预备了这些弹药,尽管杀伤力还不够,但多少让他们明白: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的所有文字,欢迎你转发给亲友批判:)

民主先生关于食用油的论述,初衷和目的都非常令人钦佩。但是,他的那篇文章不严谨,有些说法和论断有些主观和“民科”,存在硬伤。人类为何不能大吃食用油的根本原因、食用油与疾病的错综复杂的关系等等,他没有提到。

事实上,某些特殊工艺或传统方式下精制的植物性食用油,如果添加剂在一定范围内,其本身足够稳定,按WHO建议的标准剂量,人类食用基本没问题,甚至有莫大的益处——但是,这就犯了典型的营养简化主义“病”。首先,人类不可能除了精制的植物油之外,别的啥也不吃,总还要吃别的食物。并且,几乎没人吃不加热的油。其次,人类就算强健如虎,也不可能不生病。再次,即便一个强健的人,其体内也不能说一点“病因”也没有。等等……问题就出在这些环节。其研究的复杂度,按坎贝尔的说法,可能远远超出了营养学本身。

精制面粉和精米好不好?挺好的,足够的淀粉和蛋白质。但是,这种精制的食材,如果天长日久作为单一主粮,人绝对要出问题。换句话说,人类还没有进化到享这种“精制之福”的地步。这个原则也适用于一切营养剂、补充剂、保健品之类。实在病情需要,刻不容缓,可以使用这些东西,但也是“斩人一万、自损八千”的路数,这一点和药物也差不太多了。这不在本次讨论之列。

目前不止一个机构和组织在进行食用油方面的大规模长期跟踪和对比分析,有些数据已经公开或者做了隐晦的暗示。更多权威性和颠覆性的数据,希望能在不远的未来公之于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