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雷洋之死

首先,雷洋肯定不是素食者。高学历的素食者大多洁身自好,怎会去那种地方胡混。死了都背着污名,轻如鸿毛,实在不值。而且,一般来说,长期素食者抗击打能力明显优于常人,不至于轻易送命。当然,也仅限于拳脚相加或警械电棍,如遭遇其他招数和手段,可能与常人也无异。不行就是不行,我没必要为所有素食者开脱或遮掩。虽然这么做很正义,但毕竟不诚实。

其次,涉事警员被激怒后出手太重——又是面子惹的祸。干这一行,又不在美国,把人制住就行了,何苦要下死手呢?总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不是?还是太年轻。

再次,出事后,警方不是认真调查、深刻反省并歉疚于一条生命的逝去,反而先把污水、屎盆子之类的扣到“嫌疑人”身上,似乎别人有错,不管错误大小,先证明死有余辜再说,从气势上占据所谓的道德制高点——而恰恰忘了自己的职业是最不能讲道德的。更为了压制死者家属,让人受尽屈辱还不好意思公开撕逼。这些路数实在太无耻,但在大陆屡试不爽,几乎成了人民警察等多种特殊行业的职业操守之一。这种极其龌龊而深度自卑的小国民心态,同样是全民性的。其实质与欢呼911断楼、庆祝日本地震、叫嚣抵制某国产品、与前往某国旅游的亲友断交、天朝太威武、谁都不敢惹等等完全无二。孔庆东之流也属于这类人中的典型一种。也因此,我时不时就将此人祭出来,目的是惩前毖后,教育群众——绝非仅仅因为个人恩怨、情绪好恶而逞口舌之快、人身攻击。

最后,“技师”也跳出来了,面对镜头向所有公众大谈“打飞机”,也不知真假几何。

结论,三个行业,都已没有底线。整个社会也基本如是。人命虽关天,但相较之下还真的变成次要的了。

不过,也不排除其中还有更多黑幕。比如:出于对逝者及其所从事职业的最大尊重,我个人认为雷洋并没有去那种地方消费人民币贰佰圆整,而是出于某种未知原因的躲命(据说他曾参与调查某外国语学校的毒地事件。此事未考证,有阴谋论之嫌。暂存疑)。或者偶然路过,看到某些人以扫黄为名而优越感十足地大行粗暴践踏人权之实,气不过打算手机取证,却不幸被执法者察觉。

我们都懂,在有些国家,普通公民是不能轻易开罪当政者和执法者的。别说开罪,开玩笑都不被允许,即便面带微笑、态度诚恳的有理有据有节也不行。视他们的心情好坏和运气成分,你也许有惊无险、仅仅一些口舌或小麻烦,但更可能导致二便失禁、生活无法自理,或者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甚至死都死得千奇百怪、窝窝囊囊、背负污名、屈辱之极。还有可能祸及亲族、影响三代。而事发后,有人一定会操纵舆论、混淆视线、转移矛盾、瞒天过海,最后弄个不了了之,皆大不欢喜。

林林总总,这些事可怕之极,足以让所有人不寒而栗。奥威尔若健在,定会二次修订伟大的《1984》——素材都是现成的,构思都无需。

无论如何,一条鲜活生命就此终结,死在了最不该死的地方,死在了最该死的人手中。我为此感到郁闷,并再次陷入深深的寂寥之中。

SwingCoder

2016.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