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转载】论肉食与成长及进化的关系

作者:民主还远吗

老鼠是一种快速繁殖和生长的动物,幼鼠4天时间体重增长1倍,牛肉的高蛋白质能满足老鼠的成长需求,因此动物实验肉食让老鼠长得更快更大,由此,人们推测所有的生物只要吃肉食就一定长得更高大。

数千年来,尽管有不少出类拔萃的先哲批判肉食之害,但社会主流意识历来确信肉食乃食物之极品,老鼠吃肉的实验,一个有着现代科学光环的证据,让肉食蛋白质神话登峰造极。人们更加确信类人猿因为有了火种,大量食肉然后发生飞跃性质变,进化为人类。然而,近50年来越来越多的研究证据显示肉食百分之百对人体有害,150多年前的假说之根基已经动摇。肉食不但不能促使人类进化,让人体长得更高大也是没有根据的谎言,拨开迷雾,我们将看到一个确凿的真实。

肉食使动物成长更矮小,而不是更高大

你可能确信,吃肉会让孩子将长得更高大,你也可能确信古代游牧民族欺负农耕民族,是因为游牧民族吃肉,个子高大,膂力过人。然而事实与你的想象完全相反。

世界上吃肉最多的人就是个子最矮小的人,游牧民族也逃不脱这个规律。蒙古牧民享有最多的肉食,他们不仅在现代社会是矮的种族,在古代也是如此。南宋抗蒙将领孟珙在他的《蒙鞑备录》中写道:“今成吉思皇帝及将相大臣,皆黑鞑靼也。大抵鞑人身不甚长,最长者不过五尺二三,亦无肥厚者。其面横阔而上下有颧骨,眼无上纹,发须绝少,形状颇丑。”这个与蒙古兵交战的将军,将蒙古人个子矮小,脸面横宽,单眼皮,颧骨突出的形象描绘得清清楚楚。古代蒙古帝国的强大不是他们的士兵个子高大,而是他们拥有优良的战马,他们是骑兵,农耕民族是步兵,武器装备不是同一等级。

秦汉时代骚扰我国北方的匈奴也是游牧民族,汉人与匈奴人有长达百年的交战史,在同样拥有战马的情况下,汉兵1人可以力敌5名匈奴兵。足证汉人个子体力大过匈奴人。汉人将匈奴彻底消灭或降服。有一支战败的匈奴逃亡到欧洲。根据西方历史记录,匈奴人黄皮肤,个子矮小,但他们凭着优良的战马横行欧洲。

二战时期日本人个子比我国北方居民矮一截。论富裕日本在亚洲数第一,论肉食他们的鱼肉多过蒙古人。那个时代日本人很少种蔬菜,对蔬菜营养没有认识,大海为这个岛国提供了无尽的鱼肉。不用耕种,不用流汗,不用等待发芽开花,只管出海撒网捕捞,海鱼银光闪闪,满仓而归。海鲜种类应有尽有,琳琅满目。他们的海鲜比牧民放牧来得更容易。然而这个吃鱼肉最多的民族个子却最矮。我国北方居民缺少鱼,缺少肉,但有一定的蔬菜营养,因此比日本人高一截。今天的日本,改变了饮食结构,蔬菜、水果非常丰富,日本人的身高均值已超过我国。足见饮食影响着高大与否,而不是种族基因决定一切。

世界上吃肉最多的人莫过于生活在北极的爱斯基摩人,他们专吃海鱼和海洋动物,然而他们是世上个子最矮的人。直到今天他们的饮食没有变,依然是吃肉最多的人,因而他们依然是最矮的人。

湖南城步南山30多年前与洋人合作建立奶牛牧场。这个地方是南方最大的牛奶基地,此地的养牧者有大量的鲜奶满足孩子的需求,可是这些天天喝着最好的鲜奶的孩子个子没有增高,反而偏矮。

60年前我国水产资源无限丰富,无论生活在海边的渔民,还是江南水乡泽国的渔夫、船夫,有吃不尽的鲜鱼与虾米,他们很少吃蔬菜,然而他们与日本人一样矮。

上述吃鱼吃肉最多的群体,他们吃的是最好的鱼和最好的肉,蒙古牧民的肉食出自他们的散养,他们的孩子喝着世上最好的鲜奶,爱斯基摩人的海鲜来自最天然的北极,湖南城步南山是污染最少的天然牧场,然而这些地方的食肉者就是世上最矮的人。

肉食不仅使人的个子更矮小,还会使其它动物的身躯更矮小。这不仅表现在反自然饮食的动物身上,在守自然饮食的动物身上也是如此。例如豺狼虎豹,狮子鳄鱼,这些吃肉的猛兽,它们并没有反自然饮食,它们吃肉食是符合食肉天性的,但是由于肉食不能提供足够的营养素,它们无法长得更高大。尽管这些肉食动物在进化上渴求高大与力量,但肉食不能给予进化上的支持。植物性食物含有丰富的营养素,才能支持大象、河马、野牛、野鹿长得更高大。

人属于灵长类动物。这类动物属于素食动物,当素食动物出现吃肉食的反自然行为的时候,成长受损的情况尤为突出。1978年Hamilton和Busse的研究显示:在21种灵长目动物中肉食程度与成长高大反相关,即吃肉越少越高大,吃肉越多越矮小。身躯最小的倭狨体重65克,其食物70%为肉食,大猩猩体重至少120公斤以上,它的食物不足1%为肉食。严格的说所谓大猩猩有1%的肉食这个说法不正确,的确,大猩猩吃了虫子,但这些虫子是不知不觉中吃下的,虫子粘附在枝叶上,被大猩猩一同吃掉,这正如马牛羊吃草的时候把虫子一同吃掉一样,我们并没有因为马牛羊吃草的时候,吃下了不少虫子和蚂蚁,就称马牛羊有1%的肉食。大猩猩有1%的肉食之说,可以说是故意从鸡蛋中挑骨头,如果这样挑的话,我可以轻易证明大象、野牛、河马也有1%的肉食。

啮齿动物属于素食类动物,鼠类动物属于啮齿动物,足知鼠类属于素食动物。鼠类动物有几千种,饥饿缺食使得一些鼠类动物吃一部分肉食,甚至进化到主要吃肉食,但这些鼠类动物遵守一个自然规律:素食越多越高大,食肉越多越渺小。鼬鼠以蚯蚓、虫子为食,是世界上最小的食肉动物,体重30克。而纯素食的袋鼠最高大。

蝙蝠是一类低等动物,有吃虫类的,有吃花果类的,吃虫类的比吃花果类的渺小。它们也遵守素食越多越高大,食肉越多越渺小的自然规律。

吃肉越多的人个子越矮小这个生物现象,放在整个生物世界作比较,可知这个状况不是孤证,而是生物世界的自然规律。

现代孩子长得比过去高大,不是吃肉多了的原因,也不是喝牛奶的原因,肉食并不能提供成长高大的动力。但现在的肉食中的化学催长激素和其它药物转移到孩子体内会发生催长作用。乙烯雌酚、丙酮睾丸酮等生长激素众所周知,但许多人并不知晓化学药物也能促长。例如,避孕药、抗生素、甚至一些化学废渣都有促长、肥大作用。这些化学毒物使人智力发育受损,精神疲惫,阳痿,早熟,癌症,人到中年一身病痛,过早衰亡。

化学激素与药物养畜隐藏的人间灾难,无论民主制还是专制政府都是装聋作哑,讳莫如深。不久前,一个有良心的媒体借批判洋快餐,报道28天速生鸡,但媒体并不敢深入涉及,不敢公开告诉人民使用了什么药物,有什么可怕的后果。速生鸡,速生猪,光使用生长激素是不够的,还需要其它药物配合。激素让牲畜提前发育,毒药让牲畜病变性促长、肥大,二者协同,方有奇效。这可是丧尽天良的勾当。这种人间灾难,坐在庙堂上的人心知肚明,,禁止使用的话肉食产量立即下降5倍,还需要增加5倍的粮食来养畜,这样,食物短缺,社会动荡,政府垮台,谁都经不起这个风波的冲击。人类唯一的出路,放弃肉食,停止走向地狱。

其实激素和化学药物也只是提前让孩子提前发育,并没有实际的增高作用,化学药物会缩短孩子的生长周期。尤其缩短大脑的发育。过去有一句俗语“女长一十七,男长二十一”。吃激素和药物提前发育的孩子长不到二十一。

现代孩子长得更高大基于如下原因:

1、食物充足,没有挨饿,父母只怕孩子吃得还不够饱,这一点非常重要,过去许多孩子是在饥饿中长大的,文革中长大的多数属于半饥半饱状态,孩子吃多一点菜往往会受到父母的警告、训斥。

2、没有受到体力劳动的摧残,这一也很重要,文革中长大的一代或多或少受到劳动摧残。以我为例,小学5年级起差不多每个暑假到工地“打土方”,12岁的孩子肩挑50到60斤的担子,大约300米挑程,来来回回,连续7、8个小时。听长辈们说:他们幼年时候比我们这一代还辛苦得多。

3、有一定的蔬菜水果营养,得到了维生素、类黄酮、类胡萝卜、植物生化素等等丰富营养。这一点非常关键,起决定性的作用。人们常常以为过去的贫困是没有肉吃。其实那时候真正缺乏的是新鲜蔬菜、鲜果以及粮食。没有经历个那个时代的人,没有对当时的饮食作出思考的人,往往糊里糊涂,身在庐山中不识庐山真面目者,大有人在。

现代的孩子拥有上述3个完全不同条件的成长优势,不长得更高大都不行,谁都挡不住不让他们长得比前辈更高一些。

在此说说我们文革中长大的一代人的当年生活,就会更明白过去的一代为什么比较矮小了。以我为例,自幼我的母亲就教育我吃饭要好好“把饭”,“把饭”这句土话的意思尽量少吃菜,以最少的菜将饭伴吃下去。院子里的孩子谁吃饭对菜需求最少,就会受到长辈表扬。当一份新鲜蔬菜上桌,夹几筷子就没有了,母亲就会斥责“不把饭”,“要尽菜”!因此,我幼年时候一个小鸡蛋就可以吃把3碗饭,酱菜铺的一块咸味十足的酱萝卜够我把一天的饭。酱菜铺的榨菜、酱萝卜、酱姜、腐乳,母亲做的坛子菜,酸辣椒、酸萝卜,杂菜,剁辣椒,麦子酱,黄豆酱,还有各种坛子腌菜,这些酱制性菜食盐重味咸,非常省菜。一个酱萝卜就够一家人吃一顿饭。有时还吃茶泡饭,什么叫茶泡饭,就是不用菜,用茶水泡饭吃,有时吃白糖饭,这是比较好的了,就是在碗里放些许白糖代替菜食。

让我至今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我的家庭经济拮据,母亲每一分钱都琢磨着使用,总是用饭咸味十足的酱菜对付着吃饭。但每过七八天便会享一次口福“打牙祭”。“打牙祭”的意思是间隔一些时日,要痛痛快快吃一顿好的鱼肉。这时候,父亲才会在灶台边烹煮比较多的菜食,并且放多一些油脂,使堪称丰盛的肉食更加锦上添花。随着母亲打临工的日子增多,打牙祭越来越频繁。我的母亲聪明而又勤俭,每年给家里人做鞋子,袜子买回家立即做一个厚厚的袜底,一双袜子缝缝补补穿好几年。她辛苦干着一切,几乎把钱撕开来用,为的是每隔几天碗里有鱼有肉。买肉、买鱼,买海边来的干鱼、干虾的时候,母亲从吝啬。说起我的童年,回忆起我的母亲、父亲,我禁不住哭了。

当我说起这些往事的时候,陈坪先生也说了他的回忆,他在跟帖中写道:想起我小时候的情况,真是大同小异啊!我还清楚地记得每当吃饭时我父亲就要教导我说:要看菜吃饭!这是因为我从小就喜欢吃青菜,这是他最不欣赏的;尤其是见不得我吃完主食后再多吃一点菜(“饭吃完了你还吃菜?!”他要留到晚饭时再吃)。我父亲会提到他的爷爷,在他小时候是怎么教育他的。现在有不少人质疑以前缺少肉食的时代也未见人的平均寿命有多高(似乎那是素食者的黄金时代)。他们忽略掉关键的问题是:缺少肉食的年代,同时也是素食品种极度短缺的年代。

那时候人们不懂得蔬菜最营养,从来没有要从蔬菜获取营养的观念。即使最贫困的人也在极度追求肉食,大家宁可什么蔬菜水果都不要,只要某个时候有肉吃。一些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也真是糊里糊涂,忘记了当时更少的是鲜菜水果,只记得当年没有肉。中国人这种愚昧追求肉食的观念根深蒂固,每一户农民家庭,哪怕他再贫苦,他都会养一头到三头猪,还有一些鸡鸭。种不种菜无所谓。中国南方人个子与二战时期的日本人一样矮,南方人几乎把垃圾食物全部掏尽,比如:精白米、坛子酱菜、猪肉、鱼肉、鸡蛋。最好的营养蔬菜却弃如敝屣。即使有好的食材,也要变着法子折腾。例如,我的家乡城市居民每人每月有12块豆腐供应,大家节省着豆腐供应票证,到了寒冷的冬季一次买回上百块豆腐,把豆腐揉碎拌入猪血和肥肉,做成馒头状的豆腐丸子,然后用柴火烟雾熏黑烤干收藏。烟雾之毒同于防腐剂。非要把豆腐活生生变成毒品来吃才开心。

我的父母如果不是追求肉食和油脂,给我足够的蔬菜,我就不会有鼻炎和困扰我一辈子的慢性病,尤其是我会高长10厘米。他们也会活得健康而长寿。前面的跟帖有网友问陈坪先生如何治好了慢性鼻炎病。陈坪先生说素食后出乎意外而自愈。在这里也说一下我的鼻炎病。我自幼就有鼻炎病,只要我说话,听者就知道我鼻炎很严重。我每隔几分钟我就会用力从鼻孔喷气。鼻涕有时又黄又浓又发臭。我在广州武警医院和南方医院看过,那些专科教授称无法可治。一个教授告诉我,鼻涕不要从鼻孔喷出,要退咽到口里再吐出,否则都会患上鼻炎病。这个说法无疑是荒唐的。经过两年素食,对鼻炎有没有效当时没有注意,那个时候虽然我在坚持素食,但大病不可抗拒地越来越严重,真正来了大病的时候仅仅依靠素食是远远不够的,素食无力挡住大厦将倾,后来我用一种超级素食扭转了大病,鼻炎也就不治而愈。在那二十几天的时间里,我一天天感觉鼻孔变得通畅,有一天鼻孔里喷出硬硬的鼻涕,我感觉到鼻炎已经痊愈。

另外大约15岁的时候,脸上很多青春痘,不知是不是用药问题,进而鼻头肿大发红,就像一个不规则的奇丑的蒜头,以鼻头为中心,皮肤出现又深又大的毛囊孔,尤其鼻尖上有几个深得可怕的毛囊洞。并且不断从毛孔里冒出晶亮的油脂。无论冬天,我的面部彷如大汗淋漓。鼻头那肿大的肉头没有神经感知,用刀划开没有痛觉,用手挤压才会挤出黑红色的膏状血浆。鼻头遇热遇冷或受什么刺激,倍加肿大、发红,发肿的肉疙瘩硬如石头。记得一次我去娥姑姑家拜年,她的2个小孙女见到我的鼻子,用手比划着鼻头上翘的样子,让我自愧形晦。自幼我的二哥常夸我长得明目清秀,有一天他突然说我大蒜头鼻,刘少奇!他并不知道我的鼻头发生了病变。这个病变让苦不堪言。我整夜用镜子照着、修理着奇大的鼻头和面部的孔洞。我走了许多大医院一无所获。记得在长沙163解放军医院,医生们看了我的病,告诉我他们的一个教授可能有办法,但教授在外面开学术会,于是我住下来等待3天。那个教授给我作了检查,让我第二天再去就诊。他医德高尚,没有给我开一分钱药,他告诉他已经查阅了许多国外资料,依然无方可治,也不知是什么病,有点像酒糟鼻,但完全不是酒糟鼻。他说此病可能是买囊虫引起的。这个怪病闻所未闻。困扰折磨了我一生。直到今天好了百分之九十。大概还有10%未愈。发红的状况已经完全消失,怪状的鼻头缩小到将近正常。

今天,我常常想少年时候患下的一些慢性病,不能全怪肉食和油脂,毕竟那个时候吃肉吃油并不多,坛子菜,酱菜,这些微生物腐化的植物性食物比肉食更毒,肉食、塘鱼、海产干鱼,虾米,成为杀我健康的联合体。从少年时代就困扰我半辈子的疾病,40年来没能治愈,但蔬菜营养却能不治而育。并且发音唱歌比20岁时候的嗓子还好。一个30岁的比我高大的汉子与我比手劲,他自认服输。我可以确信,我目前的体力大过我20岁风华正茂时期,无疑在我少年时代只要有现在的一半蔬菜就根本不会患病。
山东大汉的魁梧天下第一,他们的个子高过东北人。山东人为何长得高,看看他们的饮食你就会明白其中的奥秘。山东有几句民谣道:“甜面酱加大葱,撑得肚皮紧绷绷”、“大葱蘸酱,越吃越壮”。山东人并未意识到蔬菜的营养素对生长的作用,但他们的这种饮食嗜好却使他们吃到了大量的蔬菜,得到了多于他人的植物营养素。山东莱阳的莱阳梨,山东栖霞的苹果,均是闻名天下的美果,无疑会激发山东人吃到更多的水果。 山东人的主食是小麦、高粱、玉米。他们的最爱是山东大饼。这种大饼有两个突出优势,一是不用微生物发酵,营养没有受到细菌分解与破坏,二是它的制作不同于那些用油煎的饼,它的做法叫烙饼,用一块直径50厘米到80厘米厚铁板作为烙饼锅,由于铁板很厚,传热均匀,只需要用布抹上极微量的油脂,就可达到不粘锅底,并且可以连续烙几次饼都不需要油脂,这就使他们在成长中受油脂危害降到了最低,烙好的饼子将菜叶、调味酱合起来一卷,就是他们的食物。有言道:“山东的煎饼卷着大葱蘸大酱,吃到嘴里香到心”。
山东人的饮食不是完全没有问题,其突出问题是吃调味酱的数量大得惊人。我曾见到一个山东日照人,每个星期吃掉一瓶黄豆大酱。大酱的毒性不管自己加工的还是超市购买的,毒性远远大过肉食,年纪大了,是招架不住的杀人利器。

肉食使类人猿进化到人的假说不足信

大约150年前达尔文提出人类由类人猿进化而来,这个假说得到了广泛认同。人们确信肉食起了进化的关键作用。美国卡萝琳·M·庞德博士在《生命与脂肪》中说“转向食肉的时间正好与人科动物化石的颅腔迅速大的时间相吻合。许多人类学家认为,这种相互关系是一种因果关系,食肉直接导致了智力的改善,从而为进化成为现代人铺平了道路。所以,从史前到现在,肉食对于我们人类来说一直是一种比较宝贵的食物。使人体获得完全蛋白、维生素以及其它各种营养物质的来源。特别是肉类能提供锌、维生素B12、钙、铁和维生素A等基本养素,而这些营养物质很难在素食中摄取”。

从我们今天掌握知识和科学实验,可以看出卡萝琳·M·庞德博士的上述言论和论据不符合事实,为了论证其假说不惜公然撒谎和隐瞒真相。

1、肉食营养之说公然撒谎。肉食严重缺钙众所周知,任意一种植物性食物钙的含量至少比肉食高30倍,有的甚至高几百倍。卡萝琳·M·庞德博士却谎称肉食含高钙,并谎称在素食中很难摄取到钙的营养。肉食的维生素A、锌、铁含量明显不如植物之丰富,她却谎称这些营养很难在素食中摄取。维生素B12与维生素A仅仅存在于动物的肝脏里,仅凭少量肝脏哪能满足人人之需?再说肝脏里的极微量维生素B12人体能否吸收还是问题。B12是一种很难吸收的营养素。猪马牛羊禽,包括速生鸡鸭,包括野生的与圈养的,它们的食料从来没有B12,但它们从来不缺B12,动物肠道寄生的菌群能够提供足够的B12,是每一种动物都具有的生理功能。大猩猩等灵长类动物完全纯素食,并未发生缺少B12。动物蛋白质是一种垃圾蛋白,卡萝琳·M·庞德博士却谎称动物蛋白优异。动物脂肪是垃圾脂肪,动物肉食缺少许多重要营养素和矿物质,卡萝琳·M·庞德博士却避而不谈,故意隐瞒真相。这种选择性失明,颠倒是非的论证方式只会陷于错误的泥潭。

2、近50年来不断出现的动物实验报告和人体健康调查结果,证明肉食致人百病丛生,生理功能退化,智商受损,体格矮小。肉食使人类退化已是不争的事实。肉食让人类进化的假说,缘于过去对肉食的错误认识和盲目崇拜。

3、卡萝琳·M·庞德博士所称“转向食肉的时间正好与人科动物化石的颅腔迅速大的时间相吻合。”这个说法纯属臆测,没有可靠的事实与研究证据。有研究证明灵长类动物中吃肉越多的种属,身躯会越矮小,智商越低。比如,倭狨吃肉比列达到70%,其体重、智商为最低。大猩猩、黑猩猩、黄猩猩这些智商最高、身躯最高大猿类,其素食程度最高的。

有传言称黑猩猩有4%的肉食,这个说法并非属实。珍尼·古道尔博士的《黑猩猩在召唤》是关于黑猩猩最权威最详尽的著述和观察记录。著述者是一个朝气蓬勃、热情洋溢、敢冒风险、勇于献身于事业的年轻的白人姑娘。1960年27岁的珍尼·古道尔只身深入到非洲森林与黑猩猩接近,与黑猩猩朝夕相处,并得到后来成为她丈夫的野生动物电影摄影师的支持,使她的观察研究工作如虎添翼。

根据她的记录,一个40多名成员的黑猩猩群体,偶尔会发生捕杀动物,并尽食其肉的事实。这是世界上第一例关于黑猩猩猎杀动物的观察记录。然而,黑猩猩猎食动物仅仅是偶然性事件。黑猩猩与狒狒以及其他各种动物平时可以共聚一个林子,互不干涉,和睦相处。黑猩猩有时与狒狒在同一棵树上也相安无事,彷如友好的邻居。有时狒狒还会抢夺黑猩猩的食物。比如,珍尼·古道尔给黑猩猩提供的香蕉,被狒狒夺走,黑猩猩显得无能后退。凶暴而又强壮的黑猩猩,狒狒感到恐惧,而温和的黑猩猩有恐于凶恶的狒狒。狒狒数量多的时候,孤单的黑猩猩感到恐惧。

不是所有的黑猩猩具有猎杀行为,有此行为的是凶恶且体格强壮的公猩猩。捕捉到动物的时候,由捕捉者享有,不分配给其它猩猩,顶多分赐给1到2个同伴。其他黑猩猩默默观望,也不争抢。可见绝大多数的猩猩并未猎杀和食肉。珍尼·古道尔亲眼见到黑猩猩捕杀动物有两次,第一次发现抓住一只小疣猴,第二次是4年之后发现抓住一只年轻的狒狒吃掉。根据珍尼·古道尔所言,黑猩猩发生一次猎杀,往往接着进行猎杀,然后对肉食毫无兴趣,某个时候发生一次猎杀,然后又燃起食肉欲望,周而复始。珍尼·古道尔在著述中最后推测说这个40多个成员的黑猩猩群体,大概一年发生猎杀20只以上不同的动物。

珍尼·古道尔始终站在黑猩猩是杂食性动物的立场来观察黑猩猩。这个立场使她完全无视绝大多数黑猩猩从来没有猎杀记录的事实。即使如她推测所言,一年真的发生了20次猎杀记录,每次的猎杀也只有1到3名成员享受了吃肉,另外40名成员并没有吃肉。而且有猎杀恶迹就总是那几只凶暴的公猩猩。用极少数行为代表绝大多数显然不足为信。几只猩猩吃肉,不过是偶然性的反自然行为。

黑猩猩偶尔掏鸟蛋,吃虫子、蚂蚁、白蚁,但从《黑猩猩在召唤》的记录看,只是部分黑猩猩在某个时候捉虫子白蚁。如幼猩猩、母猩猩,这可能是它们得到的食物不足,以虫子蚂蚁作为弥补。这些记录,并不能证明黑猩猩就是杂食动物。黑猩猩没有杂食动物的消化功能,也没有猎杀动物的生理武器。人类在饥饿的年代,发生吃蟑螂、土鳖虫、观音土、煤炭、树皮的状况,不能证明人类又成什么类型的动物。

观察评价动物应当区分偶然的反常性与必然性。动物在饥饿的时候,或者有吃的时候,吃了它不应该吃的东西,不应该盲目加以肯定。例如,大猩猩是纯素食,但是给它肉食、鸡蛋,它也会吃,但大猩猩吃了会生病。因此动物园有文字提示游客:为了动物保护动物健康,请不要用肉食饲喂动物。西非的一个密林里生活着一群以鲜果为食的西非猴子,后来此地开发旅游,建起几座宾馆,欧美人士来此地旅游,吃剩的食物,汉堡、蛋糕和肉食扔在密林四周狼藉一片。猴子便不再采集鲜果,专门捡吃人类的食物。后来游客见不到西非猴了。西非猴吃了那些它们不该吃的肉食,都得了糖尿病,整天睡在树底下。这些事实足证某种动物的一些反自然饮食行为,不能证明某种动物就是杂食性动物。要观察它反自然饮食有什么恶果。

所谓史前人类过着女人采集、男人狩猎的生活,完全是凭空臆测。人类在未能创造金属工具之前,不可能通过狩猎得到肉食。这可以从大猩猩与黑猩猩的生活得到证实。黑猩猩虽然偶有猎杀行为,但缺乏食肉动物的起码的捕获本领,也没有食肉动物的消化功能。黑猩猩平时与其他动物的和平相处,睦邻友善,才有机会突然袭击。连快速奔跑的本领都没有,连捕杀动物的器官都不具备,它们凭什么猎杀其他动物为食。人类的格斗、捕获能力远远不如黑猩猩,在没能制造工具的史前,人类又凭什么捕获动物,人类如果不借助工具,连一只老鼠都捉不到。而蛇、猫、狗、猫头鹰捕杀老鼠的本领炉火青纯,这些一等一的捕获高手,尚且经常捕获不到猎物,忍饥挨饿。人类在没有捕获工具的史前,如果依靠男人狩猎过日子,必然早已饿死。

人类并不是吃了肉之后,才进化到会制造金属工具,而是人类进化到可以制造金属工具的时候,才具备捕捉动物,驯服动物,饲养动物的能力。才有条件把野生与家养的动物作为食物的一个来源之一。

人类的进化与社会进步,与是否吃肉并无关系。在生产力落后的古社会,种植不足以满足食物需求的情况下,饲养和大规模放牧无疑有助于弥补食物的不足。但肉食对人类健康、生命、成长、智力的伤害是不可估量的。

人类由类人猿进化而来的假说,是160多年前提出的,那个时候人类对大自然的探索还很迷茫。这个假说是经不起推敲的,违反了生物种类不可逾越变化的规则。土豆不可能进化成芋头,驴子可能进化成马,即使给土豆转基因,土豆还是土豆。人类当然不可能从某种猿类进化而来。人类从一开始就是人类,不可能是其他动物。类人猿与人类再接近也只能是猿,而不是人类的祖先。如果一种物种可以进化成另一个物种的话,我们可以设想,它将有无数条进化道路,岂不会进化成几十甚至几百种不同的物种来。而我们的世界迄今未发现一例逾越物种的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