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我对素食与调心的肤浅之见

不少人经常把素食与调心扯到一起,其中参杂了一些宗教性的做法,甚至形成了一种观念。比如:虽然不吃肉奶蛋,但一并拒吃葱姜蒜、菌类等植物性食材,理由很奇怪。针对此现象,我的回复如下:

首先,既然要通过饮食调“心”,就尽量不要断然否定、臆测并排斥某些可食用的植物性食材。比如:葱姜蒜韭、各种菌类等等。这些食药一体的高营养食材,弃之可惜。更显“偏颇”而“执著”,不但于调心无益,更有害。

其次,调心的关键是公正、理性与客观。它建立在强悍的科学素养、人文素养与健康体魄的基础上。与经验和传统有关,但归根到底,关系并不大。也就是说,调心的过程就是一个健康的人冷冷地认识世界、实践真理的过程,是不断摒弃错误的有意识选择,不断以理性化为指导原则和行为逻辑的“磨合期”。要顺利进入并适应这个时期,没有海量的游历、阅读(听闻)、信仰与思辨,不行。信仰并非追求,更非贿赂——这一点不是所有人都能有幸得以体会的。

再次,所谓调心,并无确切而统一的概念性定义,太笼统和模糊。不如明确一些,就是“调整”精神与心灵。而饮食,只是一种物质性的、实实在在的生化反应和病理反应,它本身与精神和心灵并无直接的关联。单纯依赖进食贬斥或提升精神与心灵,力度和深度均无以为继。也就是说,进食可调身,但上升到调心的高度,太牵强,有故弄玄虚之嫌。此类观念一旦广泛传播,只能给素食者带来灾难,更容易被后人诟病。

最后,每个时代均有每个时代的特点。这个时代,泛谈精神与心灵,不切实际。如果说生产力相对低下、物质生活相对匮乏的时代还可以谈一点,那么当占据社会主流的各阶层人士的精神心灵与物质生活提升到一定阶段,就一定会反过来制约“精神与心灵”这个范畴的一切进展。比如现阶段,说到底依然是宗教批判、文艺复兴、个体意识觉醒的后“福利”时代,目前我看不出暂时中止的迹象。未来不好说。有些东西,是相生相克、螺旋式发展的。长远来看,互补互益,但横向取其断面,往往互斥。这一点,在深读史书时,是经常会有的错觉。很多所谓的历史学家,只抓住了其中一点,一辈子都没有全面认清,非常可惜。

如果要谈(精神与心灵),也必须是全人类的某些固有观念基本纠偏并逐渐步入正轨之后,比如正常饮食、疾病防治、对待物质与工具的态度、处理人际关系、生老病死、安居乐业、政治决策的相对公平、冷静、恰当、适度与正确。这需要时间,需要一个精准、凶狠而凌厉的契机,或说历史的巧合。更需要先驱。

无论个体,还是社会;无论某个社会的剪影式惊鸿一瞥,还是人类历史纵向的长期发展规律,无不显示出“压榨、急迫”与“反弹”的过度性与非自然性。这里的真正源动力和反作用力,我认为只能从“人性”、“科学、民主地使用理性来压制人性中恶的一面,舒张并不断释放人性中好的一面”等角度去解释。这其中,教育、再教育、终生的自我教育是极端重要的一点。饮食同理。当然,规则、法律、信仰与道德这些另外的立国之基同样不可或缺。就算针对个体,如要调心,也是舍此无他。

我们偶尔在网上浏览一些只言片语,或者参与讨论交流,也是自我教育(反思与警醒)的一种。但是,这种教育的效率并不高,效果也往往差强人意(以讹传讹、主观臆测、不负责任的言辞更多)。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调心。至于结果,因人而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