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一顿丰盛的晚餐胜过千言万语

20160320_185815

如上所示。这顿晚餐分两次进食(我平时夜晚的工作量较大,半夜或凌晨会额外吃点东西,通常是晚餐时一次性准备好)。结构与选材如下:

蔬菜:洋葱、大蒜、大葱、小油菜、菠菜、生菜、芹菜、黑木耳、金针菇、紫菜、胡萝卜。开水淋一下或焯十几秒(黑木耳提前泡好,菠菜一般多焯10秒钟,大蒜和大葱生食)。不使用任何食用油、调味品、酱油、醋等等。加一点海盐(大约2克)。

水果:苹果、雪梨、橙子、香蕉、猕猴桃、草莓、火龙果。连皮带核,打浆时加几粒枸杞和一些室温白开水。下图是打浆前的照片。

20160320_184632

坚果:白瓜子、榛子、核桃、杏仁、桃仁。

豆类:黄豆、黑豆、红小豆、绿豆、花生。熬粥。

谷类(淀粉类):糙米、小米、玉米糁子、地瓜、土豆(这几种随上述豆类一起熬粥),芋头、山药(这两者蒸熟后带皮吃),玉米面、全麦面粉和杂面蒸的窝窝头。

其它:黑芝麻、葡萄干。

以上没有任何肉、奶、蛋、以上三者的各种制品、混合品,也没有任何食用油、调料、合成食品、化学食品、深加工食品等等,并且全部为温食或冷食(室温,20摄氏度左右)。这一餐(其实是一餐半的份量,两次进食)对阐释我的“自然进食”来说胜过千言万语。一句话点评:其营养比较均衡和全面,天然、自然,简单质朴,而且非常美味可口。

但同时也要注意:自然进食整个理论体系和架构中,辩证思维无处不在。以本餐的食材烹调方式和进食方式为例,蔬菜类主要是开水淋烫,而后嚼食,这本身就是有利有弊的。还有水果的打浆与豆类、部分谷类的滚水熬粥等方式。打浆饮用,如果食材的细胞破碎率高,那么人饮用后的吸收率也相对较高,但直接饮用将会减少一个消化环节:食物与唾液的深度混合。唾液中富含消化酶,咀嚼食物并与唾液混合的过程本身就是人类的“第一道”消化环节,放弃这道环节,多少有所损失。不过,如若直接生食水果,很容易产生饱腹感,导致各类水果所提供的营养素的摄入量严重不足。而蔬菜、水果和其他一些食材带根、皮食用,在不浪费营养素的前提下,也会吸收一部分残留的土壤、肥料、农药、各类喷洒药剂等等(虽说可以从残留的土壤中直接获取VB12……呵呵)。还有豆类与部分谷类的长时间蒸煮,对其中的维生素破坏很厉害。但是不这么干,人类又不能很好地嚼碎、混合并消化吸收其中的复合碳水化合物成分(淀粉,亦即生物化学中所说的“糖”。这是人体除水分之外,需求量最大的营养成分。关于这些常识,可参阅我前几天写作的《当我们谈论饮食时,究竟在谈论什么?》一文)……

一个处理思想是:两害相权取其轻,而不是为了此,彻底舍弃彼。比如:为了避免一点点可能残留的农药而对水果削皮——农药是避免了,但是大量的、长千上万人体所必须的、其他食材很难提供的营养素也白白浪费了。天长日久,体内的细胞、组织、器官等等得不到这些营养,不出问题才怪!更何况,一个正常、健康的人体,其肝、肾等器官的解毒、滤毒功能非常强大和完美,只要不饮酒、不喝茶、不吃肉奶蛋和食用油、不食用各种调味品及合成类食品,这些器官对付一点残留的农药、无法吸收的杂质、常见的、非立即致命的微量重金属等等,完全轻而易举,毫无压力。

我的这种辩证思想(含思维角度及方式),遍布自然进食和我本人其他一切认知与知行的方方面面,比如健康与疾病等方面(它与现代医学药物或手术式治疗某些疾病的指导思想截然相反。有些手术不是治病,而是直接将病患部位或生长出来的组织割掉,这种做法一损百损、后患无穷,太荒唐了。而几乎所有的药物对付内源性慢性病最多只是维持、遏制或干脆以暴制暴、以毒攻毒。长远来看,是综合健康的最大杀手,更是短命的最直接成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