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Viewing all items for tag 国情

周有光先生去世了

周有光是我比较认可与崇敬的一位当代大家,虽然在语言、文字与文化等方面,我并不完全同意和接受他的观点(我所了解的部分)。今日打开电脑,忽闻周老逝世,看了一些官方和非官方的新闻与报道,有两件事感觉不吐不快。

浏览全文

【转载】论民主国家人民的五项权力

本文作者:民主还远吗

“美国是民主国家!”听到这句话,中国人笑了,谁不知晓世上不存在什么真的民主,权力在政府手里,政府让你圆,你就不敢扁,政府让你扁,你就不敢圆,你凭什么称民主?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自己是平民百姓,还想在政府头上撒尿?

浏览全文

社会病了

Amy右手食指感染,肿的象根胡萝卜,去医院挂外科切了一刀后,情况比预想严重。也可能仅仅比我的预想严重——因为,切口引脓和清洗过程中,两位大夫果断把我召进手术室。我正迟疑着要不要戴口罩,穿消毒服,他们已经指着伤口发话了,直接开始描述最严重和次严重的后果,还让我抵近观察。一堆术语说得较快,我还没有来得及回忆并联想这些术语的一般性意义,结论已出——不是关于伤口的,是关于必须住院的。这让人发懵。更懵的是,看着Amy血淋淋的皮肉筋骨,我的头皮阵阵发麻。这种场面明显就是让英雄气短,使儿女情长的,真狠。退出手术室,我感到愤懑,倒不是场面的血腥,而是如此气短情长一把,难免不深受刺激。

浏览全文

月亮暗下去的口罩时代

晚上出去散步,扑面而来,又是一股股若隐若无的难闻味道。这些味道,也许来自城东和城南的化工厂;也许来自城西和城北的制药厂。看来,活在工厂林立的时代,口罩是居家旅行必备之良品。

就本市来说,我这里还算是比较安静和清新的位置。而靠近各类厂子的居民区,情况更糟糕,有的一年四季不敢开窗。时常就听说某某工厂把废水排到地下多少米的深度,直接注入地下水系。还亲眼见过受到环境污染的访民“散步”讨说法,网络上有关帖子和抱怨也不少,甚至一度传闻到“Insurrection”的地步,但总是很快就被“和谐”。政府处理这类事,一向效率极高,而且过分敏感,比饱受污染的群众还要恐慌。

浏览全文

灾难面前的自救和互救

福州也大火了,无死亡记录,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当然,这主要和受灾者跑的及时有关系。因为在那个时候,谁也别指望,所谓的领导重视和组织关怀更是不靠谱的莫须有。首先自救、互救,最后才是求救和待援,也就是抗争,而后再认命。这永远是面临各种灾难的不二法门和正确的操作流程。也只有这样,你才有机会在灾难过后官方举办的丧事喜办的庆典中理性欣赏各类人等的总结、报告、致辞、表彰和吹捧,并观摩他们那水平各异的台前表演。

浏览全文

火灾与工人阶级

《党章》开篇第一句: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不过,事实却是:干活卖命冲在第一线的,是工人阶级;出了事,顶缸代罪的,也是工人阶级。看起来,这个阶级挣的是卖白菜的钱,顶的是运白粉的罪——这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高危行业。

上海大火,抓了一堆工人阶级,我想问问,先锋队何在?

夜读《谭局长日记》有感

如果日记果真谭局亲笔,我只能由衷的感慨:这个时代,竟然还有如此文武双全、黑白通吃的干练之材,实乃国家之幸,民族之福。如果日记并非谭局所写,我依然由衷的感慨:这个时代,果然还有如此世不二出、执笔如椽的大师巨匠,实乃国家之幸、民族之福。

浏览全文

【摘录】“启动密码”先生的几则讨论记录

(民国时代)……当时整个世界的确有左倾倾向,而我们的传统文化中又不乏道德批判这个总是占据制高点的文化基因,更为诡异的背景是,整个民族自清末以来,救亡图强、避免亡国亡种的救亡思想占据主导——这一切,简直就是某主义的天然温床,我常想,这就是个劫数吧。我们整个民族的智慧躲不开这个劫数,即便是其中一些所谓智识阶层,也难看破这盘棋局。而北方蹲着的那个老流氓更是我中华的巨大祸害,至今未决。

浏览全文

奉旨发言的当代红卫兵

近日,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北大演讲结束后,某学生第一个提问:“作为英国首相,你从我们中国模式中学到了什么?”有网友替卡梅伦做了精彩回答:“嗯,学到不少。无非是对外除了脸啥都不要,对内除了脸啥都要!”王晓阳先生则感叹到:“这些年来发生的种种事情,以及北大的稳步堕落、可持续性堕落,已经使我拥有了足够的承受力,不会为出现如此愚蠢的提问感到惊诧。但是,终归有一些伤感……”

浏览全文

我们总是被法律当庭掌掴

赵连海,一个注定要写进中国司法史的人名。此案的判决结果,不啻于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法律的脸上,打在每一个当代中国人的脸上,打在每一个身为人父者的脸上。

真是一个童话般的国家。这个国家,法是当权者无法无天的法,罪是庙堂者欲加之罪的罪。你看不到正义、公平、真相和良知,这些人类社会中最不可或缺的词汇,只能在词典和小学课本中找到。既然如此,全国人大不如再立一个法,干脆将这些词汇抹去算了——反正,立法也是儿戏,执法也是胡来。

浏览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