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读书、批注及摘录——《救命饮食2》

相比于你的DNA,或是周围环境中的致病因素,你每天所摄入的食物(营养)对健康起着更加决定性的作用。

(对于各类现代内源性慢性病和现代医学根本无能为力的各类自发性疾病/不适)……相比于(治症不治病)的各类处方药物,甚至是痛苦(且荒谬)的外科手术,你所摄入的食物和良好的生活方式能更快、更彻底、更有效地将疾病彻底治愈。这里的关键是:正确的食物选择,合理的营养搭配,自然的饮食方式。

尽可能多的食用各类可食用的植物性、果实性食物,其他一切都交给自己的身体,它会为你做好所有的运算与处理——全面而良好的营养可以直指并处理一切疾病的根源。

所有心脏病患者都应该了解一下这个人的生平事迹:埃塞斯廷(Esselstyn),而后认真评估一下他的所作所为及所产生的伟大意义。

历史是教育和灾难之间的一场博弈——乔治·威尔斯

不断优化你的健康解决方案。

范式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几乎不可能从内部被感知。

人们只会听他们想听、能听懂的东西,而忽略了所有的其他——保罗·西蒙

在致癌这个方面,比起环境中的有害物质,我们所吃的食物起到了更强有力的决定性作用。

我们不是为了个人荣耀和财富而竞争,而是为最高的真理和幸福而服务。

我们眼中的事物,不在于他们本身是怎样的,而在于我们本身是怎样的。

现代医学—简化主义—盲人摸象—一利百损—后患无穷。

真理只有通过先将可被观察的世界彻底粉碎才有可能重新建立起来。

将简化论的方法运用到建立复杂的系统级模型中是根本无效的……现代医学最可悲之处在于:任何一个我们认为已经了如指掌的系统都不过是一个扩大了的“简化集合”。

达·芬奇—整体论、科学和艺术的完美结合—他诠释了我们对博学家(Polymath)的全新定义。

对所有人来说,首要问题不是学习,而是抛弃谬误——斯泰纳姆(女权主义先锋人物)

简化主义的研究框架最大的恶果:各项研究结果彼此孤立,充满矛盾、对立和争议。普通人完全无所适从,难免偏听偏信,在错误的潜意识的驱动下,执拗一生——最终将这些恶果逐一吞下。

即便采用简化主义的研究方法,食物营养上的等量替代也是根本无效的。一个完整苹果的全部营养远大于人类目前已知的、它所含有的各种营养素之和。

现代营养学完全不是“1+1=2”这样的直白问题——我们吃进去的食物,其本身并不能支配我们的营养,至少不能完全做到。是我们的身体自己在处理所有吃进去的食物。

过量摄入一种或几种营养素的结果是人体内其他一些营养素的全面失衡,这种恶果甚至比食用动物性食物更严重。

将精力集中在研究食品中各种营养素、它们的特性、含量、浓度及其生物机制,就好比用数学和物理对现实中一个最简单的自然现象进行建模——缺陷和欠缺太多。这也并非万物自然进化的根源与基本方式(科学可以反应和部分解释,但不能用来作为进化的主因,至少目前)。这种简化主义的方法将使营养学变得比它本身更加复杂和难测。

你无法分两步跳过一个深渊——劳合·乔治

生态学谬误(Ecological fallacy):根据集合单位的分析结果作关于个体的断言。

营养学是一个关于过程和相互作用的集合,其复杂程度超乎人类的一切认知和想象。将其压缩为一种简单的输入和输出关系,毫无意义。

葡萄糖的代谢途径是一个极为复杂的过程,其中包括蛋白质、脂肪及核酸的代谢片段。它们之间会产生无数新的化学反应,包括小到细胞的新陈代谢。而复杂的新陈代谢过程仅仅反映了人体数万亿细胞中的任何一个所参与的所有反应中极其微小的一部分。

简化主义的一种营养素对应一种疾病的关系模式虽然已被广泛认可,但实际上却是个彻彻底底的错误。每一种进入到这种复杂反应系统中、类似于营养素的化学物质都会产生涟漪效应,而它们所波及的范围远不止新陈代谢这一活动。伴随着我们咽下的每一口食物,不计其数的化学物质进入人体,参与到一系列的新陈代谢活动中。

风险并不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实体,它会随着我们认知程度的高低随时发生变化。

在癌症的成因和预防这个问题上,大多数人只是根据自己意识中“自然发生-营养不良”之间钟摆所指向的位置来决定自己要相信的内容……大多数医学研究者和医务工作者选择站在“自然”一边,他们甚至断言遗传导致和基因决定论——很遗憾,他们再次片面化和绝对化了。

营养和生活方式也许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或修复已有缺陷的基因,但是它们至少可以完成一件极端重要的事:基因干预。并且,它们对健康和疾病的影响力与决定力远远大于“自然”(特别是基因)所起的作用。这并非一种愿景——大量整体主义的论据在背后做着坚强支撑。

当前生活的沧然之处在于:科学积累知识的速度超过了社会聚集才智的速度——阿西莫夫

真正精于医道的医生都有一个只会告诉妻子而不道于旁人的秘密:大多数疾病(生理不适)自身就会痊愈,这种现象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体内发生着。我们的身体可以迅速地应对疾病,无须干涉,尤其在坚持纯天然植物性饮食时。当身体无法应对某些疾病时,求医问药、住院诊疗,或者荒唐的将患病组织手术切除,在现代生活中被大多数无知、愚昧而盲从的人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这些人往往并不真正了解疾病,不知道它们从何而来,因何而起,更不知道基因、自身免疫力、饮食、生活方式、无休止的个人欲望及沉重的心理负担在整个过程中起了什么作用

营养物质对疾病(包括癌症)的影响超过了环境。即使当外界环境十分有害时,情况依然如此。也就是说,合理的饮食不仅能够从根本上预防疾病与癌症,还会影响我们身体对受损基因的反应方式,并且还能在病症恶化时起到缓解作用,甚至不需要额外的治疗与其他辅助手段。

与癌症相关的行业中,几乎所有关系人都对基因、化学致癌物和病毒给予了过分的关注。他们肯定不会将营养学列入考虑范围,即便大量确凿的实验结果都清楚地表明:营养物质能够促进或者抑制癌的发展。

人体有足够的能力修复来自外界的小剂量化学毒物所造成的大部分生理性损伤。

简化主义框架下致癌物的生物鉴定举措及结果,并非让公众获得可付诸实践的知识,而是无缘无故的恐惧:所有的一切都很危险,而我们对此几乎无能为力。

罗恩·哈特博士的研究指出:饮食中的营养成分与组成主要决定了癌症的产生、发展及蔓延,而非食物中的化学致癌物。

牛奶、肉类和蛋类中的蛋白质应该被视为一种致癌物,至少是最强的致病物之一。

健康与防病完全是个人的责任。责任并非坏事,至少意味着授权。通过选择食物这一简单到近乎原始的行为,我们就有了足够的能力控制自己的健康,而不是随意向环境或者现代医学屈服。

不能沿袭创建问题的思路来解决问题——爱因斯坦

现代医学疾病治疗系统的总体策略是:侧重于遏制或消减症状,而非治病。这种选择往往会完全忽略真正的根本性原因,从而导致其他更加严重的症状或旧症状的频繁复发……悲哀的是,医学止步于症状而不治本。甚至它使你相信这些具体症状本身就是病因。医学实践将治症而不是治病视为问题的全部,这决定了其无法摆脱的局限性与狭隘性。

药物、手术或化疗等手段经过了非常严格、具体的设计及大量试验,它们用来干扰或阻断疾病形成过程中的某个特定步骤——似乎所有其他致病步骤都不重要。

药物、手术等治疗手段遗留下的是一个“充满附带伤害的、可想而知的杀戮战场”。这种策略,与臭名昭著的“烧毁村庄来解放村庄”的越战策略完全一致。

被医学认可并确定的各种名头的疾病,是真正独立的个体或局部表现吗?

当我们观察某些历史疾病分类时,会认识到自身的理解局限性和疾病分类学的随意性。更何况,即便当前,也还有相当多的疾病尚未“命名”,更未有正确的病理认知,甚至被现代医学所否认。比如:慢性疲劳综合征、慢性肌肉骨骼疼痛症和纤维肌疼痛症等等。疾病的命名岂能等同于疾病?发现这里的死循环逻辑了吗?

将每种疾病都视为一个独特孤立的趋势有其黑暗的一面。它鼓励狭隘的视野,推动每种疾病都有其自身特定的原因、独有的解释机制和针对性的治疗等错误或严重偏差的想法。

简化论疾病管理作为一种辅助性健康手段或能发挥最后一搏的作用,但它不应该是唯一的选择,更不应该是首选!

各类营养补充剂不但不能改善健康,而且甚至有害。

根据简化论的思维定式,健康饮食变成了一种对营养素实施微观管理的赌博行为——遗憾的是,这阻止不了补充剂行业的一再尝试。

红辣椒、胡萝卜、南瓜等暖色系蔬菜所提供的天然β-胡萝卜素与肺癌发生率显著相关。讽刺的是:来自于补充剂的β-胡萝卜素却使肺癌发生率上升。这一发现在多个大规模研究中被证实。想想其他被分离和孤立出来的营养素吧。

饮食方式——如何将天然物质或人工替代品真正吸收进我们的体内——将会显著影响我们对待自然界和人类自身的方式。

最大的环境污染是污染我们自己的身体。

要获得同样多的植物性食物热量(营养),采用动物性食物大约需要多出5-50倍的土地和水资源。在一个局部尚且存在人类饥饿现象的世界里,这种效率低下的资源利用是一个悲剧。

面对饮食、营养与人类健康这一宏观图景,许多科学家、医学科研者、医生和普通大众一样为之困惑。问题并不在于人心不古或恶念环生,而是整个系统遭到了破坏和全面的误导,以至于全体失聪,将错觉当成理所当然的合理与正确。

某些错误潜意识或认知框架下产生的哪怕是最美好的愿望最终所促成的,只不过是更高的不当利益和更大的病痛。

改变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可能具有挑战性。它要求改变者付出努力、承担责任,并愿意尝试新体验,培养新习惯,开发新技能。

医生是世俗时代的神职人员,手握生死之门的钥匙,不容异端的存在。和传统的神职人员一样,他们用符号、仪式和器具来体现并强化他们的权力。

并非巧合的是,医生们所坚持的治疗途径为医疗行业、制药行业提供了最大的、合法的强大利润。在大到几乎无限的利益的驱动之下,一切不可能、不应当都将变得顺理成章,一切真相都被碾碎在疯狂逐利的邪恶车轮之下。

补品、营养品、保健品等“健康”产品市场的迅猛发展,真正变得更加健康的,只有这些行业的财务状况——也仅仅如此而已!

科学是一种不带偏见的真理追求,并乐于被证伪。

我们将进步等同于开发新技术、新产品和新服务,而不是人类的福祉和安康。

一旦确立起经费充裕的类似研究事业,研究人员会变得更加屈从于自己的研究成果和该学科的主导模式。

唯一的善是知识,唯一的恶是无知。

人体创造并保持健康的方式是数百万年的进化结果,不仅仅是单个细胞、器官、功能系统乃至于整个人体的进化结果,更是作为食物链和大自然一分子的人体的进化结果。但是,某些人要么出于无知,要么受贪欲驱使,要么出于其他目的(比如遮掩罪恶),力图制造独立元素,割裂整体性,用碎片和错误的行为定式为我们自己拼凑虚假现实。于是,疾病、残疾和早死成为其必然结果。

最大的悲哀,面对这种司空见惯(比如现代内源性疾病对每个人的威胁),甚至身边亲友的无尽痛楚,很多人依然无动于衷。更可怕的是,最关键的时刻,他们背离人类最基本的道德、良知与义务,将亲人直接送到地狱之门(比如医院和手术台)。这一点,在自然界的动物群体中都是极其罕见的。我说这些人禽兽不如,丝毫不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