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素食的当下与未来

目前,越来越多的人正在享受自然进食的乐趣,这事的前景一片光明。但是,普及宣传方面还是有巨大不足。毕竟是“民间行为”、“草根艺术”。即便有一些书籍资料,问题也不少。一些书和文章,云里雾里、罗里吧嗦一大堆,三句话说明白的问题,恨不能印刷上百页。微信上那类“转了全家好,不转非国人”的短平快文字也很流氓,真真假假,鱼目混珠。我们启蒙正常饮食往往通过另一种很龌龊的手段:比如健康、防病和治病。为此,不惜把自己拉进来现身说法,这事其实更龌龊。甚至还要扯到长寿之类的东西,我个人其实挺讨厌说这些,也几乎从没用过“养生”、“长寿”之类的刺激性和侮辱性词眼。就是吃个饭而已,不吃就饿死。吃饱了饭,才有力气做事。比如我现在的码字,胡说八道等等。

这一点,的确比普及正常的运动观优势多了。饭不吃饿着,不运动或者“坏运动”却没啥,所以后者普及的难度更大,但其重要性与毁灭性却可能大于素食,至少等于。人都说“适度运动”,这话和没说一样。什么叫“度”?怎么才是“适度”?别的不论,运动与饮食一样,内容与形式上,至少六大类别,都做到了吗?

肯定没有。因为这六大类别我还在深思熟虑中,哈。

素食身体好,肯定能减少患病的概率,提升健康的指数。无非就是体内每个细胞(含DNA)吃饱吃好,最大限度减少被“毒物”攻击和干预的概率。细胞正常了,组织和器官一般来说不会有太大问题。结构无异,功能就正常,功能正常,整个玩意就运转得体。就这么个简单的因果关系、数学问题和工程理念,两三句话就说清楚了。你把人体拆零散,无非一堆细胞,把每个细胞当成听话的小朋友,让它吃喝拉撒,运动休息,哄着他,逗他玩,该表扬表扬,该批评就批评,它就玩命干活,少找麻烦。大方向一旦确定,怎么做,做什么,都是其次,细枝末节,多说无益。

有人不知道天天吃的肉奶蛋油盐就是毒物中的一部分。这很正常。OK,知道了就行了。吃不吃随便。凡事,法无禁止皆可为,更何况吃喝拉撒。就比如都知道烟草不好,卷烟的害处更大,但是我到现在都戒不掉,我也挺恨自己。有时候别人说多了,我也难免郁郁寡欢,爱咋咋地。这些都很正常。

有人不信肉奶蛋油盐有毒,不信也没办法。没学过复数的人,打死都不明白“i”的平方为何等于-1。弄一堆复杂的三角函数给他说理,累死也讲不通。说多了,就把自己孤立起来了。

素食不是灵丹妙药,不是亡羊补牢。素食者一样会生病,也会生大病。所有带着“吃饭为了健康、吃饭为了不生病或病后治疗”的心理而素食的行为,都不足取,都是另一种急功近利、心怀侥幸、孤注一掷的盲从,更难以常态化和平静心,也难以影响下一代(甚至起到反作用)。有人说精神的力量,这事更得慢慢来,太猛、太激进,就会比邹容的下场更惨,还不会像他一样青史留名。更别说五迷三道的“心灵疗法”,说多了自己就掉坑里了。有些不太讲究科学的东西,的确是一个人玩最好,众乐不如独乐。如要广泛讨论和传播一些更具颠覆性的观念与做法,至少要有耐心。

关于素食,很多人弄成文化符号、时尚标签或精英小圈子里广泛流行的“私人宠物”了,这样不好。有些人带着不端正的心态做此事,同样也不好。比如,每吃一口饭,每做一件事,不是吃饭做事,成防病治病、牛逼哄哄和道德优越了,多累啊。带着这种潜意识和高期望,多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或者一头钻到细节的纠缠与顾此失彼中,浪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得不偿失。(不过,即便如此,素食还是会在某个时刻猛烈显示出它的巨大力量,足以让人欣喜若狂。我不打诳语。)

你看,要说真话,就会得罪所有人,包括同类。所以,真正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不是那么好当的。都说是民族的脊梁,但是,这脊梁再硬,也扛不住几十亿人的拳打脚踢。要想抗打,不首先把自己变成化石,绝对不行。或者象“民主还远吗”等诸位猛士一样,打好内功基础,练就不世神功,绝不使用暗器,更无任何邪招——“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这是境界,我辈高山仰止。

很多人一提起坎贝尔,就冠以“良知科学家”的名头,在我看来,一半而已。坎贝尔应该研究一下中国的鲁迅。王小波也成。

目前这种全民性的疯狂饮食,只是科技爆炸和政治因素下的反弹。不光大陆。这其实是人类发展的必然现象,免不了的。健康饮食,我们这代人(我是70后)基本没戏。下代人,下下代人肯定会逐渐纠正。即使无先驱,也一定如此。这和政治体制、走什么样的道路毫无关联。社会和文明发展的规律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我们无需乐观,更无需悲观,袖手旁观也可能不是最佳策略。再下下下……下代人,一种全新的饮食观念、饮食结构、饮食方式和“食药合流”或许会陆续出现。我们这些所谓的先行者,绝对是后人无情嘲讽和鞭挞的活教材,连怀疑都无需。毕竟,对每个时代来说,真正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和绝对客观公允的评价都是在冥王星上种土豆——很罕见而喜感的想法。就算人力能及,可能结出来的是地瓜。每想到这一点,我就觉得自己活着没太大意义,所做的一切都是神马浮云。挺有沧桑感的:)

说到“全新”,多打几个字吧。比如:一种新型的“天桥大力丸”将在未来某一天摆在菜市场供人挑选。这种丸子可能富含“黑科技”和“未来科技”所提取、制造、甚至自生成的营养素,夹杂一小撮纳米机器人。吃下去后,营养全面的同时,小机器人们开始忙活,哪个器官或细胞有问题了,就钻进去鼓捣一下,鼓捣完了,以身殉职,随着屎尿汗鼻涕眼泪什么的排出来,一了百了。“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挥一挥衣袖,不影响一丝代谢”。

届时,大妈们依然会不屈不挠地讨价还价、挑三拣四。新型号出现后,依然会为了争抢头一批或仅剩的几粒而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打出手、当街谩骂。当然,黄牛也少不了。你走在一条阴森的小巷子里,突然闪出一巨汉,嘶哑的嗓子低沉着:“朋友,这月刚上市的900S。看你天庭饱满,步伐轻盈,但中气不足。可能缺VB250,要么盲肠X细胞早期裂变异常。算咱俩有缘,要就跟我来。不割肾……”

有些年,我很喜欢捯饬音乐。这个时代玩音乐离不开电脑,早期玩电脑音乐的,一般都有合成器。合成器的发明人科兹威尔(Ray Kurzweil)就是我非常佩服的一个人,后来他成了“未来学家”,还办过一所“未来大学”,再后来据说去了Google做高层领导。他的一些理论和著作我接触过一点,部分同意。此人目前每日至少服用200多片营养制剂,同样活得好好的。前几天,本帖来了一位1941年出生的老同志,他也是多年服用营养制剂,剂量之大,让人惊叹,但其本人感觉良好。当时我就想说说这事,有些问题也想借机了解一下。后来一想,言多必失,作罢。

按科兹威尔的观点,“第三座bridge”确实让人充满希望,诱惑巨大(国内有人翻译为“桥梁”,纯属业务不精)。这或许是未来时代健康的终极法宝——这个终极,其实就是另类饮食,比纯素还纯。只不过,人类从道德、生理和心理等方面能否进化到或跟得上那种层次,技术和政治这两者能否和谐同步,届时是否还有必要用这种方式来“食药合流”,不好说。

无论如何,乐观点活着总是对的:)

2016.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