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920 Menu

周有光先生去世了

周有光是我比较认可与崇敬的一位当代大家,虽然在语言、文字与文化等方面,我并不完全同意和接受他的观点(我所了解的部分)。今日打开电脑,忽闻周老逝世,看了一些官方和非官方的新闻与报道,有两件事感觉不吐不快。

1. 人们总是津津乐道于112岁老人的高寿、所谓的养身之道与其“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的豁达人生观,却选择性地忽视周老的传奇一生、学术成就与闪烁着智慧之光的睿智思想。这一点有点可悲。目前的大陆,还不能完全听到、看到、自由讨论某些话题与相对逼近事实的真相,但是即便如此,仔细浏览并思考互动百科与百度百科上的“周有光”词条,还是能发现不少端倪。

我又有点悲哀了。在这个国家,看东西或听东西,很多时候是要看字里行间没写出来的,以及听话外之音、没有说出来的东西。这得耗费大量的精力去思索、去比较、去判断、去去芜存菁。费劲半天,也并不总是有所获。经常这么干,很累。这里面有一些很深刻的东西值得认真探究和反思,而这正是周老晚年曾经深入研究过的领域。

2. 连百度百科都有了“周有光”词条,但万能的维基百科却没有。匪夷所思啊。这似乎更加说明了来自中国大陆的维基志愿者对周老的陌生与忽视,悲催。悲催无处不在。

无论如何,周老驾鹤西去,功德圆满。按民间说法,这是喜丧。引用周老本人的一句话结束本文吧(他也是引用某哲学家的):

个体的死亡是群体进化的必要条件,这就是自然规律。